《摘一朵玫瑰》[摘一朵玫瑰] - 第2 章 再次社死

尤穗一晚上翻來覆去沒睡着,次日早匆匆化了一個淡妝就出門了。

拉開門時,她眼細地發現樓梯口多了一些稀碎的煙灰,那款香煙的味道,尤穗覺着異常熟悉。

沒多想,她趕到了公司附近。

她站在離公司不遠處的一家包子鋪排隊,由於時間較早,並沒有什麼人。

就在她迷迷糊糊的時候,身後突然多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是今早聞到的那一股煙草的氣息,尤穗眸光輕顫。

眼中映着面色冷淡的男人。

可能是巧合吧。

他不可能跑到她家門前抽上一夜的煙,那麼幼稚的事情,他應該不會再做一遍。

要打招呼嗎?

還是別打了吧。

「尤設計,早。」聞載對她道。

好吧,他記得她。

見他這麼沒壓力地打招呼,尤穗倒覺得是自己彆扭了。

「聞總,早上好。」尤穗平靜地打過招呼。

「嗯。」

空氣再次安靜下來。

尤穗點了四個灌湯包和一杯豆漿。

就當她還要再點個什麼的時候,突然想起,聞載還站在自己的身後。

雖然自己是他前女友,但是淑女形象還是要裝一下的吧?

尤穗在老闆快要將東西都打包到一塊的時候,立馬道:「那個…師傅,您能分開裝起來嗎?」

本以為這就完了,沒想到店老闆的一句話,直接就讓尤穗社死。

老闆:「你之前都是一個袋子打包拎着吃,今天有點反常啊。」

「我給同事帶不可以嗎?」

「行行行。」

尤穗強忍着慌張,趕緊拿過店老闆遞過來的袋子,耳朵一下子全紅了。

她提着東西快步跑開,在不遠處轉身掃了眼聞載。

男人自始至終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對,一定只是她放不下而已。

聞載回到辦公室,手裡提着剛剛買好的包子和油條。

助理林漢生見聞載這樣進來,頓時覺得惶恐,道:「總裁,怎麼能讓您親自去買早飯呢?」

「沒事,餐食不在你們的工作範圍。」

聽到這,林漢生安下心來,隨後將手裡的文件遞給了聞載。

「董事長吩咐的,說是讓您今晚去見一見江錦溪小姐。」

爺爺又給他安排了相親對象。

「知道了。」聞載翻都未翻開,將它扔到了一旁。

做了聞載兩年的助理,察言觀色的能力還是有的,總裁現在的心情不太好。

林漢生默默退下。

下午七點鐘,尤穗終於將新產品的初稿給畫好了,一看時間,發現自己已經加班一小時了。

外頭寒風襲襲,尤穗裹緊了外套跑下樓,站在站牌處等了許久也不見大巴過來。

是不是沒車了?

想着,尤穗點開手機想要打車。

就在這時,她部門的部長關大成開着一輛寶馬停在了她面前,車窗下落,是他那張油膩兮兮的大腫臉。

看到他的滷蛋頭,尤穗此時的心情更不好了,但她依舊禮貌地跟他打了招呼。

「小尤啊,都這麼晚了,要是沒車的話,我送你回去啊。」

尤穗很反感這個人,因為他被提上來的這兩個月里,關大成就一直在騷擾着自己,幸虧她一直強加防範,才讓他沒找着機會。

「不用了。」

她笑着拒絕,餘光正巧瞥見不遠處停着一輛車,車窗打開,能夠看見一隻修長白皙的手懶洋洋地拿着煙,猩紅的煙捲燃起,煙霧於空氣中盪開。

那人的拇指上戴着一個銀色的戒指。

「害羞什麼嘛,快上來啊。」吧嗒一聲,尤穗聽見車門被打開的聲音,關大成想硬拉着尤穗進車。

尤穗蹙眉跑開,對他道:「我突然發現我男朋友開着車來接我了,那部長,就這樣。」

尤穗快步奔到聞載所在的車旁,一抬眼,果不其然就看到了神色懨懨的聞載。

男人眼裡是稀碎的寒光,他坦然地看着她,目光寸寸嵌入她的膚脂。

他此時戴着一副金絲框眼鏡,襯衫半解,露出骨骼分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