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一朵玫瑰》[摘一朵玫瑰] - 第1章 再次相遇

窗外秋色暗淡,枝葉凋零的凄清之感悄然染上心頭,來不及觀賞這一片蕭瑟之景的尤穗正抱着一個黑色的塑料袋以飛快的腳步趕往公司。

今日是新任執行長官視察的日子,聽玲玲說,對方是個多金海歸,年紀堪堪也才26歲卻執掌一家上市公司。

說來慚愧,她25歲,卻依舊是個妥妥的社畜。

來不及多想,午休時間就快要結束了,她必須趕緊回辦公室。

尤穗先是跑上了二樓,正好趕上電梯門打開的狀態,她着急地微微抬眼,見裏面都是穿着西裝革履的男人,還都是生面孔。

就當她以平常心態搭乘電梯時,她看到最中間的那個男人,尤穗的目光頓了一下,眼底泛起的波瀾久不能平復。

男人沒看她,他正漫不經心地整理着他的袖口,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裝穿在他身上,多了幾分溫雅,與年少時期的他相比,他的眉目似乎又多了幾分深沉內斂。

聞載皺着劍眉,一雙曲線優美恣意的眼下有顆顯眼的淚痣,薄唇呈粉白色,下顎線分明,再往下,是他自帶野性的喉結。

看到他,尤穗頭皮一麻,連着她的右耳也開始隱隱作痛。

她撫弄了下自己的人工耳蝸,試圖掩蓋心底的浪潮。

他…回國了?

站在按鍵旁的江森見尤穗遲遲不肯進來,扯着嗓門問:「小姐,您進嗎?不進我關門了。」

話落,眾人的目光一致壓到她的身上,以及,那一道冰冷刺骨的視線。

尤穗輕皺着眉頭,趕忙閃身進去,站在了最邊上的位置。

七年過去了,他們早已經成了陌生人,她到底在害怕什麼呢?

說不定,他連她是誰都不記得了。

電梯門關上時,尤穗慌張地轉了個身,袋子卻在這時破了個洞。

裡邊的一包粉色姨媽巾匆匆滾了出來。

呃…

滾到了聞載的腳邊。

黑色的皮鞋和**嫩的姨媽巾成了鮮明的對比,尤穗惶恐地瞪大眼睛,電梯內也忽然安靜下來。

她的臉蛋徹底紅了,顏色直接染到了脖頸處,粉紅嬌艷的膚色極為誘人。

尤穗立馬彎腰撿起,低頭裝鴕鳥。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她,尤穗硬着頭皮道:「抱歉…我的袋子破了。」

「噗呲。」

淺弱的嗤笑在這狹小的空間內響起,尤穗向聲源望去。

尤穗幽怨地看着憋笑的那人,又巧合的跟身邊的男人對上了目光。

男人的眸子冰冷刺骨,盯得她渾身一緊。

「沒事。」

回答她的是一道嚴肅冷淡的聲音。

這一下,電梯里又安靜了下來。

助理林漢生撇頭看了一眼發笑的特助江森,又低頭看了一眼剛剛發來的信息,推了推架在鼻樑上的鏡框,對着聞載道:「總裁,您下午行程有變。」

「嗯,去幾樓?」聞載漫不經心地回答助理的話,然後把問題對準了進來的尤穗。

聲音暗啞動聽,卻讓尤穗腦子的弦徹底崩了,什..什麼?聞載就是新任總裁?

男人似乎很滿意見到她這一副吃驚的表情,唇角微翹。

尤穗突然變得很小聲,並且連聲音都變了,她結結巴巴道:「七…七樓…」

聞載的玉指纖細修長,根根白凈,男人的拇指上還戴着一個銀色的戒指,皮膚冷白,上面布滿肉眼可見的淺色青筋。

看着電梯數字,尤穗在心底嘆了口氣,她謊報了兩層,只希望這個僵局能夠早點結束。

隨着七樓一到,尤穗趕緊衝出了電梯,頭也不回地跑了。

聞載看着她逃走的背影,眼中絲絲寒意,他看了一眼江森,冷淡地道:「中非有個項目要人跟進一個月,江森,你去。」

江森直接傻掉了下巴,不是吧?他剛從乾旱地區回來?又要去?

「總裁不要啊!你看我這個已經曬脫了的皮,和我這個黑皮。」江森哭唧唧地道。

聞載看都沒看他,繼續道:「再吵就讓你跟進三個月。」

江森立馬閉嘴,他知道,再討價還價等待他的便不再是一個月了。

他也沒惹總裁啊?

尤穗跑到轉角處狠狠吸了口涼氣,怎麼辦…她在新任總裁面前社死了,對方還是她曾經甩了的初戀對象…

這事情也太戲劇性了吧?

到了辦公室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