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光中等你》[在時光中等你] - 第六章:空有外表(2)

削水果。

  我爸看見我躺在病床上,就着急地問我和我媽:「到底怎麼回事?」

  我媽先讓我爸坐下,然後,我爸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訴我了爸。這不是能瞞得住的。

  我爸當場就怒了:「這個畜牲!我非要去找他理論理論!問問他還有沒有良心!」

  我媽攔住他道:「行了,事情好不容意平息了一會兒,你就別去找不愉快了。到時候,跟他法庭見就行了!等冉冉出院了,我們就去上訴。」

  我爸坐下來不甘心道:「這個畜牲!上法院都便宜他了!」

  我媽正給他拍背,讓他緩一緩,結果,我爸突然又站起來,訓斥我媽道:「哎,劉研!你厲害了是吧!這麼大的事,我閨女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你竟然都不告訴我!」

  我拉我爸坐下,勸他說:「爸,你冷靜一點。是我不讓我媽告訴你的。你的學生已經讓你很操心了。我不想你再為我操心。」

  我爸無奈地坐下,握着我的手,低着頭,聲音哽咽對我說:「傻孩子!不管爸怎麼忙!我都是你爸呀!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和你媽該怎麼辦父母都是孩子堅實的後盾!下次這種事情,一定要最先告訴爸爸!聽見沒!爸爸一定會保護你的!」

  我也低下頭,抱着我爸,笑道:「爸,謝謝你。」

  我爸過會兒抬起頭,擦擦眼淚,笑道:「傻孩子,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的!」

  我也幫我爸擦擦眼角的淚水,笑道:「好。爸,你放心吧,這種事情絕對再發生了。」

  我爸看了看我媽,心疼道:「好了,你在這陪冉冉這麼多天了,就先回去吧,晚上有我陪着就行了。」

  我也道:「媽,你快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有我爸在這陪我就行了。」

  又過了幾天,我終於能出院了。

  出院的那天上午,我媽和雯雯,還有小悅都過來了。隔壁項爺爺也來了。

  臨走時,我勸他說:「爺爺,有些事不能勉強。在醫院呆久了,也沒什麼好處,還是快回去吧。我說句你不愛聽的話,要是他們真有那份心,不管怎麼忙,都會抽空過來看看你的。」

  項老爺子笑了笑,說:「放心吧。老爺子我自有分寸。丫頭,回去好好生活,有緣再見。」

  我笑道:「好。有緣再見。」

  出院的第一天,我和我媽就去法院申請了訴訟離婚。

  然後,雯雯帶我們見了律師。

  我們約在一個咖啡廳見面。

  在去見他的路上,雯雯就不停地在我媽和我面前誇這個律師。說他不僅年輕帥氣,而且還才華橫溢,是我們這金牌律師,絕對是我們這最好的律師。

  我媽不放心地問雯雯道:「雯雯,這年輕人能行嗎?」

  雯雯得意且確信道:「阿姨!這個你真不用懷疑,不用你讓冉冉百度一下黎遠,你就知道人家有多厲害了!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雯雯,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律師的?」我好奇地問道。

  雯雯開心道:「我當時就問了我那些律師朋友,他們中有人跟這個黎遠比較熟,還跟他有點交情,所以就幫我們聯繫了他。」

  「看看吧,跟你說冉冉,這是老天都在幫你!現在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只欠那個畜牲得到報應了!」雯雯笑道。

  我無奈道:「你要說人和還行,哪來的天時地利?」

  到了約好的咖啡廳,雯雯帶我們來到一個包間,包間里坐着一個年輕男人。

  雯雯笑着和他握手,打招呼道:「你好,是黎遠先生吧?」

  黎遠站起來,也握回雯雯的手,笑道:「對,我就是黎遠。你是許雯小姐吧。」

  許雯笑道:「是的是的。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季冉,就是起訴者。這位是她的媽媽。」

  黎遠和我們握手。

  我仔細打量了他,如果真的很有才華的話,那確實是年輕有為一表人才。

  他穿着白襯衫,黑色的休閑褲,典型的黑白搭。雖然,沒有項奕白長得帥,但是膚白個高大長腿,五官也比較精緻,確實是一枚高品質的男人。

  他的氣質和項奕白的不同,項奕白主要是凌人的王者氣質,他看着主要是鄰家大哥哥的小清新。

  不是,我怎麼總想起項奕白那個人渣……

  我回過神,開始和她們說起正事。

  我的事情黎遠也有大致的了解,不過,他還是要聽我最細緻的講述一下我們的事,還有什麼有利的證據都可以拿出來。

  證據?我回想了一下……暫時好像沒有什麼有利的證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