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光中等你》[在時光中等你] - 第六章:空有外表

  正準備走的,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我立馬掏出手機,打電話給雯雯:「雯雯,你把我床邊的包拿給我。在212病房。」

  雯雯好奇地問我:「你要包做什麼?」

  「這邊和項先生聊得很愉快,總不能白讓人家幫忙吧。對了,你一定要親手送過來,別帶着我媽。」最後一句我是輕聲說的。

  我怕我媽知道原來這個儀錶堂堂的人竟然是這種人渣的話,肯定會生氣的,怕影響了他和項爺爺的關係。

  「季小姐,你剛才和你朋友說什麼?」項奕白也許有點蒙圈了,就問問我打這個電話是什麼意思。

  我懶得看他:「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不到兩分鐘,雯雯就來了:「吶,你的包。」

  我接過自己的包,然後從裏面拿出一千元現金,又嫌棄地用手拽着項奕白的袖子,再把錢塞到他手上,語氣和諧地對他說:「項先生,謝謝你的好意。這是我們的午餐費。不知道夠不夠,多了不用找,少了您多擔待。」

  塞給他後,懶得理他,就拉着目瞪口呆的雯雯道:「雯雯,我們回去吧。」

  雯雯還沒反應過來,木訥地點點頭,推着我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把我和這個渣男的對話大致說給了雯雯聽,雯雯一開始還不相信。

  最後又想起我給他錢的舉動,又想到剛才在飯桌上他說的話,才相信他是個渣男。

  我又囑咐雯雯,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我媽,她也明白其中的一二,就答應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一下我心中的怒火,回到病房。

  我媽看見我回來了,就和雯雯把我扶起來,然後扶我坐到床上!

  果不其然,我媽問我:「怎麼樣?事情說好了?」

  我笑道:「說好了。他跟我想得一樣,都是準備走法律程序。人家都給我找好律師了。」

  我媽開心道:「項爺爺一家人真好。」

  我又道:「不過,我沒有接受。媽,律師我們自己也能請的,何必非要多欠人家一個人情呢?」

  我媽笑道:「嗯,我女兒做得好!」

  雯雯也笑道:「冉冉,你要是真的決定走法律程序的話,律師我幫你找。我認識好幾個律師朋友呢,他們一定能幫上忙的。」

  「好。還是麻煩雯雯我心裏比較踏實!」我抱着雯雯,開玩笑道。

  我媽也在一旁笑得開心。

  突然,我們剛說完,項奕白這個渣男又進來了,這次連門都沒敲。估計,剛才也在門口偷聽吧。

  我媽不知情,還是笑得一臉和藹,道:「奕白呀,你怎麼來了,怎麼不多陪陪你爺爺?」

  我和雯雯見他來了,不自覺地互相對視一眼,多年的默契,我們早知道我們這一眼是什麼含義。

  「阿姨,我是來還錢的。」他把錢遞給了我媽。

  我媽拿着錢,不知所措。好奇地看看我們,又問他:「奕白,你這是還什麼錢呀?」

  我怕項奕白又使出什麼幺蛾子,就搶先道:「媽,人家不是還要幫咱們忙嗎,這中午又白吃白喝人家的,你心安嗎?所以我跟項先生說,多謝他的好意,這頓飯就算我們的。你說對不對啊雯雯?」

  雯雯自然而然地接到:「對呀,阿姨,我們又不是那種喜歡貪圖小便宜的人。這頓飯,於情於理就該我們請。」

  我媽被我們倆一唱一和地說服了,又把錢還給了項奕白:「奕白,冉冉和雯雯說得對,這錢就該你拿着。快回去陪陪你爺爺吧。」

  說著我媽就把他往外面推。

  他走到門口,又折了回來,把錢放在我床上,說:「阿姨,請你們吃飯是我爺爺的意思,如果你們執意要和我爺爺爭着請的話,那就直接把錢還給我爺爺吧。」

  還真是個不好對付的角色。他這樣把項老爺子搬出來,我們自然不好再說什麼。

  星期六了,我爸該放假了。

  可是,我的身體還不允許我出院。

  這幾天,我爸有時也會打電話問問我,我都告訴他我很好,你好好工作,不用擔心我。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星期五我爸回家的時候,沒看見我媽。就打電話給我媽問她去哪了,怎麼還不回來。

  因為,平時這個時間,我媽都會做一桌子菜等我爸下班。

  我媽接電話的時候,就在我旁邊。我看見我媽的臉色不對,就問她是誰的電話,她說是我爸的。

  我對我媽點點頭,我媽也明白我的意思,就直接跟我爸說了我流產的事,其他的她也沒提。

  我爸來的時候,我媽正在給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