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多元宇宙的塵土》[在那多元宇宙的塵土] - 第四章 做局

「水中月,鏡中花,可探虛實?夢裡人,杯里客,不曉是非。枕角風,鬢角雪,誰知苦甘。」

—《狂人詩集》吟遊詩人.白民

西方大陸北部,阿美利加國,東海岸,黃金城。

麥克斯韋大廈101層總裁辦公室,一名身着白色西裝,臉頰佩戴金邊眼鏡的中年男子,背對着從東土大陸進口的豪華金絲楠木辦公桌,望向窗戶外面的海港,陷入了沉思。

悄無聲息。

一名全身黑袍、看不清面龐的神秘人物,突兀的出現在辦公桌前。

「麥克斯韋先生,考慮的怎麼樣了?」

身着白色西裝的中年男子並沒有回頭,好像已經習慣這個神秘人物的出場方式了。

麥克斯韋不緊不慢的點燃了手中的雪茄,開口道:

「你確定要這樣么,你們那個計劃?」

「總覺得這樣做,我是人類的叛徒似的。我心中似乎還是下不了決定。」

「你們那麼厲害,不能多…」

黑袍神秘人打斷了麥克斯韋的話,不耐煩的說道:

「不要再廢話了,該說的,我已經說過了,螻蟻就是螻蟻。不過,在裏面選幾個不錯的,已經是我們對你們的最大仁慈了。」

「不要忘了,你在媒體上吹噓的智能機械人的智能,還是我幫你搞定的。你們能研究出來什麼智能?你們連你們脖子上面那個小小的腦袋都沒研究明白呢。」

「你也就最多研究一下那種弱智汽車罷了,你那汽車還時不時出現故障。」

「要不是時間沒到,我現在被限制。我怎麼會找你合作?況且,我覺得你是個聰明人,這是你的機會!」

麥克斯韋嘆了口氣,不再猶豫,最終下定決心,轉過頭來。

「我要三張票,雖然那不爭氣的兒子和我斷絕關係,但我還是要帶着妻子和兒子走。還有,你要做的那個超級虛擬現實和超級生物給養,所有技術,對我公開,我很好奇這是怎麼實現的。」

「沒問題,識時務者為俊傑,我欣賞你。你就等着我們成功的那天吧。」

算是對麥克斯韋的肯定,黑袍神秘人悄無聲息的從辦公室消失了,好像從未存在過。

———

西方大陸南部,新新利亞國,國會。

「露西女士,請你最後確認,你是否在13日夜晚,於南部第九區親自目睹了你口中所謂的「外星人」事件?」

議員看向台下那名滿頭白髮,站起來都吃力的年邁女士。

「是的,議員閣下。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是我視力還是很好的,我確實看到了外星人。」

「那天晚上,我出門收拾後花園,結果發現我的寵物狗亨利不見了。」

「於是我到處找,直到不遠處的天空發出一聲聲凄慘的叫聲,那不就是我的狗么。」

「我當時懵了,以為我沒睡醒。我的狗被一個穿着白袍的神秘人抱在手中,就那樣,一口一口的撕咬…」

議員皺了皺眉頭,開口道:「你怎麼確定那是外星人?」

「你見過頭上發著光,漂浮在天空上的藍星人么?」老太太對議員一次次質疑自己的說法,非常不滿。

「可是,我們第二天在你家門口不遠處,看到了那條狗…很遺憾,它被車撞了,一片血肉模糊…」

「什麼?不可能!!!你們騙我,你們和北邊那個國家一樣,你們肯定都知道外星人存在,你們一定隱瞞了什麼,你們在愚民!我再也不納稅了,你們這些…」

沒等露西說完,一旁維持秩序的特殊人士就把她從議會大廳里拖出去了。

「議長大人,我們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露西女士可能是年紀大了,精神有問題。我們不會辜負納稅人的錢的,因此,我建議,將露西女士送去精神病院,我們幫她報銷所有費用,讓她安度晚年。」

———

東土大陸東邊,出海約700公里,一座別有特色的群島顯現在眼前。

群島之上,只有一個國家。這就是建立在火山口的櫻花之國,小日群島的櫻花小日國。

雪山腳下,一座普通的料理店。

「蓬桑,你覺得這裡的清酒怎麼樣?」一名身着白袍的男子看向桌對面盤腿坐着的黑袍男子。

「波…桑,我覺得這裡的魚翅還可以,讓我想起了故鄉的味道。」

「蓬桑,你看我本地話,學的像不像?」

「波…桑,你不要這麼陰陽怪氣的講話了。我們這樣的存在,可以無視任何地方任何語言的障礙。我們還是講自己語言吧。」

「蓬…桑…托斯,語言不過是空氣的震動、圖像的符號,支撐它們的本質不過是意識。而意識想要表達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所以,不在於它外在是什麼,我們這樣的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