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驚悚遊戲猥瑣發育後,震驚世界》[在驚悚遊戲猥瑣發育後,震驚世界] - 第9章 愛崗敬業,摸魚大法

「我不過就是單純地打掃個衛生,你就給我添麻煩,這種氣誰受得了。」楚河說。

幫惡鬼收拾地面,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還要忍受欺凌。

這種憋屈,楚河一點也不受。

「大哥,別砸了,以後再也不給你添麻煩了。」惡鬼能明顯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凶力已經越來越稀薄。

「那好,以後這一片的衛生你來做,每天我都會檢查。」

正好,這樣也算變相地給他減輕工作量。

「好好好,我滴乖乖,你現在說什麼就是什麼。」惡鬼有苦無淚。

楚河把手上的動作停下來,「看來這骨頭的力量還不小,行,就這麼說定了,每到這個時候,我過來監工。」

惡鬼蹲在角落,暗自哭泣,他一個鼎鼎大名的厲鬼,今天竟然淪落到給人類打工的份上。

這種恥辱在心中是永遠都無法磨滅,好傷心,好無助。

人類,你欺鬼太甚。

「你強你說了算。」

楚河指着地上的水桶和拖把,說:「現在開始打掃,敢偷懶,我拿你牆上的磚蓋豬圈。」

「大哥,我一定好好乾,好好乾。」惡鬼一想到以後要和一群豬在一起生活,心裏就一陣惡寒。

惡鬼認命的拿起拖把拖地。

現在的人類都這麼的兇殘嗎?

楚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發獃摸魚。

惡鬼幹完活後,楚河檢查了一遍才離開。

隨着楚河的離開,牆也跟着恢復了原樣。

當他回到大廳時,洛克驚訝的走過去:「楚河,你出來了!聽說你打掃的那個位置,很多人去了哪裡都沒有活着回來的,你怎麼就出來了呢?」

楚河很輕鬆的兩手一攤,「這有什麼難,輕輕鬆鬆。」

「說的好像這是你家一樣。」洛克吐槽。

「那可不,愛崗敬業,公司就是我家。」楚河笑着說。

那些鬼嘛!揍一頓不就好了嗎?

「說的好像是真的一樣,我的工作已經忙的差不多了,去休息了。」

洛克離開後。

白諾跑了過來,焦急的說:「楚哥能幫幫我嗎?」

「怎麼了?」

「那隻鬼讓我給他修鋼筆,可我已經給他修好了,他卻不滿意要殺了我。」

「你帶我過去看看。」

白諾帶着楚河來到自己的櫃檯。

一個全身長滿眼睛,頭上有犄角,讓人看久了能得密集恐懼的鬼正在櫃檯等着白諾。

楚河通過千目鬼的面貌了解了一些情況。

這隻千目鬼生前是個學渣,一生中最大的願望就是讓書和筆從這個世界消失。

死後變成鬼,這種執念就更加的強烈,只要他碰見書和筆都會無情的摧毀,直到他遇到白諾手中這支頑強的筆。

千目鬼無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徹底摧毀。

剛把這支筆弄出一些傷痕,白諾又給修好了。

千目鬼氣的差點要把白諾捏死。

楚河把手伸到白諾面前:「把筆給我。」

白諾把筆放到楚河手裡。

這支筆比較特殊,凶力根本沒有辦法讓它損壞,那就只有一種辦法。

楚河雙手握緊筆桿,輕輕一掰,鋼筆一分為二。

白諾看着鋼筆被毀,整個人也跟着裂開。

完了,這次是徹底沒救了:「楚哥,你你你怎麼把筆給掰斷了,這次我可能要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楚河沒有理會白諾,直接把筆交給千目鬼:「這是你要的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