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瑤》[玉瑤] - 第九章 危機

  翌日,皇帝再次皇宮中設宴,我的心中有幾分納悶,不知這位皇兄又打的什麼主意。莫非又要對我和駙馬的事進行一番關懷?思及此,我的臉色微微一沉。

  馬車上,我扯了扯蘇子卿的衣袖說道:「萬一陛下問起,就說我們琴瑟和鳴。」

  他暗笑一聲,輕輕拍了拍手背:「公主這麼怕陛下?」

  「不是怕,就是免得給自己添麻煩。」我瞪了他一眼,威脅道,「如果你乖乖回答,下月就不用睡地板。」

  「一言為定。」他眉飛色舞的應道,似乎很開心。

  到了皇宮正殿,我沒有聽見絲竹之聲,殿內十分安靜,掉一根針都能聽見。

  我對皇帝屈身一禮,順便偷偷打量了他幾眼。比起上一次的春風得意,這次他安靜許多,一張俊臉緊繃,看起來有憂煩的事情。

  「皇兄這是怎麼呢?」我假裝關心的問道,心中倒是有幾分幸災樂禍。

  蕭雲煙臉愁的像苦瓜,暗嘆一聲:「眼下水災四起,藍莜國的舊部愈發猖狂,就連鄰國也蠢蠢欲動,沒有一樣省心的事。」

  「陛下,藍莜國的的舊部臣一直派人暗中盯着。」蘇子卿行了一禮,面色鄭重的說,「至於國境邊界,有臣的父親盯着,鄰國暫時應該不會發難。」

  哎,蕭雲煙眉頭擰在一起,坐立不安的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國庫吃緊,水災可以治,鄰國和藍莜國也能壓住,只是需要大把的銀子。去年大旱,今年又是水災,國庫哪有那麼多銀兩支出。」

  我算聽明白皇帝的意思,現在璃國內憂外患的,國庫缺銀子,沒想到做一個君王如此不易。我聽聞先皇南征北戰,是個好大喜功的人,所以銀子沒剩多少。

  「駙馬不管銀子,皇兄和他說這些也無用,不如找戶部的官員談談此事。」我舉起玉杯,輕輕啜了一口杯中的美酒。

  蕭雲煙眼神里充滿了委屈,拍了拍几案懊惱道:「你是朕同父同母的嫡親妹子,怎的就不幫朕說話。」

  看皇帝這樣子,好像我欺負了他,真是惹不起。不過我轉念一想,我這具身體是公主,與他共為皇族,他的日子不好過,我又好過到哪裡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