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與你盡安然》[餘生與你盡安然] - 陰差陽錯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虞懷宣發現安然的恬淡的睡顏,頓時覺得有些不大舒服。

安然露出了一個恬淡的笑容,將紅唇湊過去,輕輕地吻了一下虞懷宣的薄唇。

「一定要趁着早上沒有刷牙的時候,親你一口。」

有些話如鯁在喉,他說不出來。

虞懷宣吃過早飯,就去上班了。

安然從床上起來,到衛生間里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外出的衣服,自己開車離開了別墅。

一間安靜之極的咖啡館之內,帶着口罩的安然看和韓秋白手裡的東西,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無法形容的憤怒之中。

那是一份醫學藥品成分說明書,說明書上面壓着一個針管。

「這是在國際黑市中非常流行的針劑藥品,會在段時間內增加人腦內,多巴胺的分泌,打個比方,在這個藥效存續期間,你會持續墜入愛河,當時虞懷宣恰好在藥效最為充足的時候,出現在你的身邊,並且在你最為無助的時候救了你,愛情,自然而然。」

安然抓住那張說明書,尖銳的指甲划過桌面,她開口說道:「這算什麼?我把我最寶貴的東西獻給了那個人,我以為就算是他不領情,起碼最開始我還是愛他的,可是如今看來,就連那份愛情也是虛假的。」

韓秋白拉着安然的手,眼神複雜,他開口說道:「安然不要這樣。」

「謝謝你,知道這件事情更加堅定了我的想法,這段時間,我們先不要聯繫了,秋白,你等着,過一段時間,我會讓所有人都付出代價,我會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