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三章 相親遇上色狼

  靳尊只是笑笑,並沒有再多說,有些事情,多說無益,他更喜歡用行動來證明。

  夏藍昕擔心尚一芝在醫生那裡等的太久會吵。

  「靳先生,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好在靳尊並沒有攔她。

  去醫生那裡接到尚一芝,兩人打車回到夏家。

  靳尊坐在車裡,目視着夏藍昕坐上的的士逐漸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

  助手呂一打開車門,給靳尊遞上一份資料。

  「這是夏藍昕母親的病例,有兩年精神病史,一直沒有痊癒,我簡單調查了一下,她母親突然間神經不正常,有些離奇,還有,夏藍昕兩年前有一個男朋友,兩個人差點就訂婚了,結果她母親突然精神不正常,後來這個男朋友也離開了。」

  「男朋友?」靳尊眉頭緊蹙。

  「是的,關於她這個男朋友,我還沒有做任何的調查,不過突然間離開,總覺得不對勁。」

  靳尊也有同樣的感受,既然兩個人都快要訂婚了,又為何突然離去,這事太過蹊蹺。

  「調查一下。」

  「是。」

  夏藍昕剛把尚一芝扶回房間,就有人來敲門,來人正是文蓮的女兒,她同父異母的妹妹。

  夏唯黑着一張臉看着夏藍昕,「爸叫你晚上七點,到大蓉和去跟魏總見面,如果談的合適,就讓你們兩個先訂婚。」

  夏藍昕一點都不意外,現今公司的效益就不怎麼好,如果再拉不到投資方的話,公司也即將面臨破產,在這個時候,唯一的辦法就是商業聯姻,有文蓮在,斷然不可能讓她自己的女兒做犧牲品,那就只剩下自己了。

  不過她又豈是認命之人,她的母親受不到夏振國的關愛,她又憑什麼要犧牲自己來成全她們,暫時答應,只不過是緩兵之計,她會找到辦法脫身。

  夏藍昕從夏唯的手中抽走名片,「我答應了,你可以先走了。」

  夏唯似乎還不願意馬上離開,湊過去對夏藍昕陰狠的說道。

  「我警告你,離靳尊遠一點,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方設法的接近他,我今天在醫院看見你勾引靳尊了,給我識趣點,他只能是我的。」

  夏藍昕不得不承認,愛情會讓一個女人變得瘋狂,甚至是不擇手段,偏偏,夏唯從半年前在宴會上見過靳尊后,就深深迷戀上了。

  這也是她不想跟靳尊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儘管這個男人優秀的讓所有女人都為之迷戀,可以她現在的實力,根本還不可能真正脫離夏家,更不想與夏唯成為死敵。

  夏藍昕並沒有生氣,只是淡定的微笑。

  「你放心,沒有人跟你搶他。」

  我不屑跟你搶,有的人是要跟你搶。

  七點,夏藍昕穿着紅色的魚尾修身連衣裙準時前往大蓉和,坐在車上的時候,夏振國就給她打了一通電話,一開口自然是沒有好話。

  「我警告你,這次你可千萬不能再給我出差錯,這關係到我們公司的生死存亡,要是公司破產了,你媽媽的治療費你應該明白,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夏藍昕聽得擰眉,嘲諷的勾起嘴角。

  「如果我搞砸了,你是不是準備把我跟我媽一起攆出家門?」

  「夏藍昕,你別在這兒跟我無理取鬧,好好談,就這樣。」

  那邊啪的一聲就掛斷了電話,夏藍昕握着手機,涼薄的笑了,別人的父親都是愛自己的孩子,偏偏只有他的父親,把她當做是可以利用的棋子。

  抵達大蓉和後,夏藍昕推開車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邁着優雅的步子步入餐廳。

  其實她跟魏總是見過一面的,在公司的時候,原本她們公司是想要跟魏總談一筆生意,結果因為價格問題,沒談成。

  這個魏總的年齡更是大了她有二十來歲,都快要趕上夏振國的年齡了,可架不住人家事業有成,財力豐厚。

  這個人,既不能得罪,同樣,她也不能就這樣把自己給賣了。

  夏藍昕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走過去,「魏總,真是好久不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