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二章 遊戲也有遊戲的規則(2)

 「那我想問一下,我媽媽現在能不能想起來一些事情,比如她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才變成這個樣子的?」

  一想到媽媽變成了這樣,夏藍昕的心裏就跟堵了一塊石頭,難受極了,當時的場面現在回想起來,都讓人覺得撲朔迷離。

  不過,她總覺得事有蹊蹺,一定不是那麼簡單,不管時隔多久,她一定會查出到底是誰把媽媽害成這樣的。

  醫生猶豫了一下,「以她現在的精神狀態,還不太適合,不過你可以挑在她比較正常的時候,逐漸讓她會想當時的場面,不過要慢慢來,不要太急功近利。」

  「好的。」

  夏藍昕謝過醫生後,就把媽媽暫時留在醫生這邊,便去繳費。

  交完費拿好葯,夏藍昕盯着手中的賬單,光是檢查加藥費,就花去了兩萬多,但是只要能治好母親的病,花再多的錢也無所謂。

  剛轉身,便看見了人群中那抹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靳尊又是誰?可這男人跑到醫院做什麼?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她從來沒有見過他生病,就連小感冒都沒有過。

  不管怎麼樣,還是別見面的好,她躲在人群中準備離去,腳還沒來得跨出去,身後就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

  「要往哪裡跑?」

  夏藍昕心中暗叫不好,可也不能就這麼裝不知道直接走掉,這不就顯得她心虛嗎?為了不被靳尊發覺,她只能隨機應變。

  她在轉過身之前,臉上就已經展現出最迷人的笑容。

  「靳先生,巧的很,在這裡都能碰上你。」

  靳尊踱步到她面前,見夏藍昕還在裝,心中反倒想逗弄她一番了。

  「是挺巧的,你來醫院做什麼?」

  夏藍昕很主動的挽上靳尊的手臂,將臉貼上去,聲音嬌媚入骨。

  「這不是想你想的精神失常,過來檢查一下嗎?喏,這裡都是葯。」

  為了讓靳尊相信,她還特地把尚一芝的葯拿給靳尊看。

  靳尊意味深長的勾唇而笑,既然她想要玩,那他就奉陪到底。

  就在夏藍昕還沒看明白靳尊這笑是何意思時,男人的手臂已經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把她往懷裡攬。

  「我說呢,你怎麼突然就變得無理取鬧了,不過沒有關係,既然證明你是精神受到了刺激,那之前的一切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今晚到別墅來。」

  夏藍昕一聽,整個人都僵硬了,面色也變得難看,更是捉摸不透,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她好不容易逃離虎口,又怎麼可能再甘願進籠子里。

  她跟靳尊分手,目的就是為了得到這筆錢,她要治療母親的病,需要高昂的費用,以她一個人的經濟能力,她承擔不起,只能從靳尊這裡想辦法,恰巧,六個月的時間又剛好到,再加上她特地演這麼一齣戲,讓靳尊更加討厭她,分手費她就能多要好幾倍。

  她不願意做男人的情人,而靳尊也不可能給她名分,有些男人就是如此,他可以給女人特權,金錢,唯獨婚姻給不了,靳尊就是這樣的。

  更重要的是,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唯恐哪一天真的愛上這個男人,她的整個世界就會開始崩塌。

  她的母親就是一個例子,深深的愛着夏振國,哪怕知道夏振國在外面有了女人,她仍舊不願意離婚,她不想跟母親一樣悲哀,她情願一個人過。

  「這恐怕不行,我爸讓我今天回去,說是要給我相親,如果合適的話,大概我們會訂婚,所以……靳先生,你明白的,我們之間的交易已經結束了。」

  她輕輕掙脫開靳尊的懷抱,與他保持適當的距離,唇角那抹笑,始終都在。

  可男人不給她絲毫的機會,扣住她的手臂,又扯回了身邊,兩個人的身子,緊密的貼合在一起,他低下頭在她耳邊低聲道。

  「能不能結束,是我說了算。」

  夏藍昕嘴角僵硬了一瞬,旋即綻放出一抹極致的笑。

  「這個,恐怕由不得靳先生了,遊戲,也有遊戲的規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