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沛白從來也不敢想自己會有一個英俊高大霸道》[俞沛白從來也不敢想自己會有一個英俊高大霸道] - 第9章

就是腳扭了一下,別哭了。」
習仞皺了皺眉,把小白拉了過來,輕輕一用力,把小白打橫抱起。
「啊,二少爺你快放我下來。」
小白一聲驚呼,「你的腳受傷了,不能多走動,乖乖聽話,別亂動。」
小白雖然害羞但是腳踝處也確實很疼,好像在告訴自己不能亂走動,轉頭看看四周,路過的行人幾乎都對他們側目,露出好奇或者羨慕的目光,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抱着一個嬌小漂亮的姑娘,小白很想問問習仞為什麼今天對她那麼好,小白靠着習仞結實的胸膛「二少爺今天多謝你及時相助。」
習仞微微低頭看了小白一眼「你是我帶出來的,我救你本就應該,不必謝我,而你受傷卻因我沒看好你,我應該道歉。」
「不,二少爺,都是沛白一時貪玩,走丟了,不怪二少爺。」
「那你下次可要跟緊我」小白想還有下次「二少爺,你今日為什麼要帶我出去,請我吃飯,送我簪子?」
習仞笑了笑,想逗逗小白「俞小姐,你覺得本少爺是何意?」
是何意?
難不成是喜歡我?
如果我說出來不就證明我在想男女之事嗎,小白心想「二少爺,剛才是我先問你的,你怎麼先問起我了。」
習仞笑了,小丫頭不想被逗啊「到了,上車吧,回去再說」到了馬車停的地方,嚴仞把小白抱上馬車,所有人一起回府,一路上青青擔憂的看着小白,小白看着青青哭紅的雙眼,無奈的再三表示自己沒事,習仞卻眼神不善的看了青青一眼。
  到了府上,習仞不顧小白的反對,把小白抱回她的住處,一路上,下人當面不敢側目,等嚴仞走過去才紛紛側目小聲議論。
到了小白的院子,習仞把小白抱進屋放在床上,「王強,去我那把最好的金瘡葯拿來」「是」王強飛快的去拿,「你這院實在太小太偏僻,改日給你換個大一些的。」
「二少爺,不必麻煩了,我在這住的挺好」小白實在不想引人注意,她只想老老實實在這學習兩年,「小院哪有大院好,我都是為了你好,你只管乖乖聽我的。」
小白已經領略到了習仞的霸道,沉默不語。
習仞坐在床邊說「青青」青青趕緊進來「奴婢在」「你今日只顧自己玩耍,沒有照顧好小姐,你就這麼伺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