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隱新月》[雲隱新月] - 第3章 殺死忍者(2)

再接再厲!

八字鬍忍者手裡已經拿着武器——一把忍刀,他厲喝:「小鬼!你是誰派來的!」

被扔在地上的山治大叔睜大雙眼!嗚嗚掙扎着,似乎是把阿信認了出來。八字鬍忍者見狀,眼神一動,就要過去挾持人質。

萬分焦急之時,阿信一把將釘在樹上的苦無拔下來向對方甩去,緊接着便一跳而下。

八字鬍翻身一滾,滑下草坡,他畢竟手臂受傷,想來也沒什麼單手結印的功夫。

而阿信雖然打法毫無美感,一看就是野路子,但是一年多來,每天用系統光門淬鍊身體,力量速度方面已經不輸任何下忍!

八字鬍被逼到溪灘上!

看着再次撲來的阿信,他明白自己今天難逃一劫,於是一把掀開衣服,是幾張已經在燃燒的起爆符!他一臉惡毒的怒吼道:「那就一起死吧!」

危機時刻,阿信反而更快的朝他跑去,整個人重重撞在他身上,然後迅速趴下!

砰!山溪中傳來一聲悶響!

血花夾雜着溪水潑在阿信身上,他如蒙大赦的站起身,準備朝着山治大叔走去。

而在此時,山治大叔卻掙扎的更厲害了,阿信眼睛被血水模糊的厲害,忽然,他注意到眼裡的文字——

殺光第一波來犯之敵(1/2)

快速抹了一把被血水模糊的眼睛,只看見原本第一個殺死的忍者屍體那地方,變成了一塊木樁!

不好!替身術!

剎那間,阿信汗毛倒豎,一柄苦無就要從他脖子上划過!

危機時刻!

青蛇突然從衣服里遊了出來,纏在了阿信脖子上。想必是剛才阿信猛然趴在溪邊的時候,它被鵝卵石墊到了不舒服。

苦無划過蛇麟,鮮血迸濺,那面具忍者見割喉不成,便一下**阿信右肩。

「這下看你怎麼拿刀!」

而苦無刺穿肩頭的痛苦之下,阿信面不改色,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短刀送到他的體內。

「什麼!肩頭扎着苦無,手臂還能不受影響的用力!」

他面具下的眼睛瞪大,望着面前瘦瘦小小的阿信,再也無法結印,用替身術逃過必死一擊了。

「叮,任務…完成,是否領取獎勵!」

「領取!」

阿信心頭默念一聲。

一股龐大的知識便湧入腦海,各種環境下,該怎麼戰鬥等等無一例外。

系統獎勵把阿信拉回現實之中,他一把推開已經靠在身上已經死去的忍者,面具滑落,露出一張少年的面孔。

「嘖,這個世界…」

阿信把在地上已經僵直的青蛇拿在手中:「難道我的系統大佬輕輕給我擋下刀就死了?」他用手指戳了戳青蛇屍體,「醒醒啊!」

「就離譜!」

青蛇:「輕輕一刀?我***!」

它肯定在罵我,阿信想到,於是先不管了,塞進衣服里等一會再說。

阿信跑到山治大叔面前,割開綁着手腳的繩子。

不等他說話,山治大叔就急匆匆把把麻繩從嘴巴里扯了出來,一臉焦急說道:「是草忍村,草忍村的忍者!」他語氣急促,「他們在到處抓人,然後殺掉!不知道在做什麼邪惡的儀式!」

阿信點點頭,原來是那個無恥忍村!

山治喘了口氣,終於暫且平靜了下來,看着像是從血污里爬出的阿信:「你還好嗎?阿信」。

雨漸漸停了,濃重的陰雲卻依舊低沉的籠罩着大地,堵住太陽,讓清晨的世界看起來灰濛濛的。

阿信不喜歡這種天氣,於是沒好氣的看了大叔一眼,輕嗯一聲。不知道他那麼冷靜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不理智的事。

「還好,就是再不止血的話,我這麼大一個人,可能「duang」一下就沒得了」。

山治大叔顯的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也似乎習慣了阿信腦迴路和正常人有點不太一樣。

他從身上取出草藥和紗布,給阿信上藥包紮好,打獵的途中難免會遇到剮蹭,這些東西總是會備一點的。

完事之後,看着瘦瘦小小的阿信,不由的摸了一下他腦袋,像是看着孩子長大了一樣,「你小子可以嘛」,又嚴肅道:「不過以後不可以再逞強了!」

「知道了,我又不是七歲小孩了!」阿信狡辯。

「對,你今年都八歲了嘛!」

二人相視一笑。

山治剛想開口,突然臉色一變:「糟糕!其他的事路上再和你說!還有幾個忍者到村子裏去了!我們快走!」

阿信的臉色也一下變得難看起來,沉默着點了點頭,把那個少年忍者的短刀遞給山治大叔,不過可惜沒有摸到起爆符。

二人迅速往山下趕去。

陰雲依舊壓着大地,樹木呼呼作響。

山雨又來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