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隱新月》[雲隱新月] - 第2章 不詳的預感(2)

來忍界已經一年多了,隨着山治叔叔,也就是小女孩的父親,在打獵的時候把他撿回家,已經在這個在這個小山村度過一年的時光。

在此期間只要一有空,他就對着青蛇自言自語,雖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是村子裏的人也就當他腦子有病罷了。

阿信帶着雲朵從村口走過,頓時一陣竊竊私語。

「畢竟撿來的時候渾身都是血啊!」

「是啊是啊,當時我都覺得他活不成了!」

「可不是吧,幸好山治夫婦善良,硬連夜出山去鎮子上找大夫給他救活了」。

「不過這小子雖然看着瘦瘦小小的,而且腦子有病,但是有一把力氣!也能幫着山治捕獵啊」。

「是啊,就是可惜腦子有病,天天對着蛇自言自語」。

阿信一臉黑線的路過,吼道:「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

路人:「快走快走,不和神經病計較!×5」

雲朵趴在他背上小聲說:「我看見了,你每天晚上頭疼的時候,眼睛在發光!」

阿信心頭一凜,停下腳步。

她又湊近耳語道,「你一定是天狗假扮的,每天晚上要吃月亮才能吃飽!」

「少聽那些離譜的傳說啊,混蛋!」

「不然你為什麼那麼能吃還長不高!」她讓阿信把她放下來,比了比個頭,「看,你剛剛來的時候比我高那麼多,現在只比我高一點點」。

阿信的確每天晚上都去山上,看着月亮推開系統光門,因為他知道這樣可以淬鍊身體。

雖然效果不如以前那麼好了,但是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身體慢慢變強,不過所需要的能量依舊驚人。

這麼做的原因,就是因為青蛇醒來時對他說了一句:

「叮,系統已開啟,請宿主自行探索!」

然後它就開始裝死,不管阿信怎麼蹂躪,都無濟於事,他把這理解為拔牙的報復。所以只能自己找辦法變強了。

「我那時候不到十歲,你知道每天晚上疼到昏迷對於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孩子,得造成了多大的心理的傷害啊!」

「不過你是怎麼看見的啊,小雲朵?」阿信認真的看着雲朵的眼睛,「這件事誰都不可以告訴哦,包括山治叔叔和嬸嬸,這是我們倆的秘密!知道了嗎?」

「耶,我們倆的秘密!我知道了,放心吧,我誰都不會說的!」

阿信都不知道開啟光門的時候,眼睛裏還會發光呢。

因為第一晚上叫的太慘,每天晚上都偷偷上山修鍊來着。不知道怎麼被這個小丫頭髮現了。

「不過我老爸去狩獵怎麼還不回來,都快一天一夜?」雲朵嘟着嘴巴,顯得有些不開心,每天早上她都習慣喝一夜未歸的父親狩獵來的魚湯。

「昨晚好不容易說服父親把阿信留下來給我講故事,結果沒有湯喝了…」她怨念滿滿的嘀咕着。

「好像是有點久,你自己回家,我去山上看看!」阿信摸了摸雲朵腦袋叮囑,「不許跟上來!」

山頭的日出被濃厚的陰雲遮住,雨季要到了。

「總感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