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龍殿/獄龍殿》[獄龍殿/獄龍殿] - 第5章

第5章

顫抖!

布魯斯的身子,在劇烈的顫抖,別說他,剩下還活着的七八百人,身子,全都在顫:「我們…我們究竟,招惹了一個怎樣的存在??」

布魯斯則是短暫的震撼後,牙齒咬得幾乎要碎吼道:「小子,你的強大,的確超乎想像!但我不相信,面對坦克,你還能無敵!」

「所有坦克手聽令!」

「集中炮火!」

「給我不惜一切代價轟死他!」

話音落。

唰唰唰!

一瞬間,數十輛坦克,全部齊刷刷對準楚鋒,瞄準、鎖定。

可還沒得及發射炮彈,楚鋒那霸道、冰寒得無邊無際的聲音,卻再一次,如死神的喪鐘般響起:「剛剛給你們開槍的時間,只是想看看天魔國戰力有多麼垃圾,你覺得,在我面前,你們還有第二次出手的機會嗎?」

「什麼??」

此話一出,眾人集體一愣。

面對數十輛坦克。

楚鋒居然還敢如此囂張??

他真當自己,是這個世上的神嗎?

所有人都認為,楚鋒在裝/逼。

可沒料到的是。

楚鋒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就那麼,手中赤紅長劍,微微一抬,輕描淡寫,隨意一劍,斬出。

伴隨着一劍出。

轟隆隆!!

堅硬至極、連火箭炮都無法轟開的數十輛坦/克,瞬間,炸裂!

沒錯!

就那麼,純粹、無匹的炸裂!

沒有任何的花里胡哨!

而伴隨着數十輛坦克的炸裂。

布魯斯,以及幾百個天魔國戰衛的心,也徹底炸裂,他們總算明白了一件事: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不是人。

而是神。

無敵之神!

殺戮之神!

一瞬間。

撲通!

布魯斯跪了。

幾百個天魔國戰衛跪了:「饒命!饒命啊!我們錯了!!

楚鋒卻看着懷中,遍體鱗傷的蘇婉,心痛欲絕,聲音不蘊含任何丁點感情,一字一頓道:「說實話,像你們這種人,三年,恩,三年沒殺過了,若是按照以往的慣例,即便有人花一百億,一千億,乃至一萬億,讓我要你們的命,我都不會出手。」

「只是可惜,蘇婉是我的女人,更是我的逆鱗,而我的逆鱗,這世界,沒人有資格碰,偏偏,你們不但碰了,還踐踏了她內心,最後一分尊嚴。」

「所以,你們都要死!」

「且,將會是這三年內,在我手中,死得最慘的敵人!」

話音落下。

殺意起。

天地——變色!

短短數秒。

整個天魔國西境之地,哀嚎、鮮血、慘叫、遍布、響徹萬米。

直到十分鐘後。

一人一劍,一男一女,以及數十個驚魂未定,卻感恩至極,衣不遮體的女人,緩緩走出天魔國西境。

天魔國西境,再無任何生命體。

如此畫面,宛若——人間煉獄。

可,沒人知道的是。

楚鋒,殺的,都是該殺之人。

因為,這裡躺着的每一具屍體,都曾在亞太地區,乃至全球,做過滅絕人性的事情。

他們,死不足惜!

可楚鋒依舊不覺得解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