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龍殿/獄龍殿》[獄龍殿/獄龍殿] - 第3章(2)

人,死是他的鬼!」

「找死!!」

頓時,上千個天魔國戰衛,皆是眼露寒芒。

布魯斯卻反而罷了罷手,笑容愈發殘忍了:

「好!好!好!真的很好!!你還是我遇到最剛烈的一個女人!你的貞/烈,成功引起了我的折磨欲!」

「真的!」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人身軀,止不住的顫抖!

他們很清楚,布魯斯這話意味着什麼。

果不其然。

下一秒。

布魯斯的手中,出現了一把刀。

寒光,很深很深的刀!

他,緩緩走向蘇婉。

然後。

轟!!

直接一刀,狠狠擦在了蘇婉的大腿上!

頓時,血流如注。

蘇婉更是潛意識的,發出了痛苦而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啊!!」

布魯斯卻沒有任何憐香惜玉,反而神色愈發興奮了:「呵呵,女人,這就痛了嗎??這才剛剛開始呢!」

說著!

唰!!

一刀!

兩刀!

三刀!

刀刀深進骨髓,刀刀鮮血濺射!!

簡直,令人髮指!!!

布魯斯卻依然意猶未盡,用舌頭舔了舔刀尖上的鮮血,笑容戲虐到極點對蘇婉道:「女人,剛剛你的答案,我可能聽錯了,再給你一次機會,來,現在告訴我,你,是要心甘情願,服侍這裡每一個勇士,包括我,還是,依然為那個此刻不知道在哪裡跟個縮頭烏龜一般躲起來的男人繼續堅定下去??」

此話一出。

在場人都覺得,蘇婉經受了這地獄一般的折磨,就算她心智再堅定,恐怕,也該…改口了。

可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即便搖搖欲墜、鮮血染紅所有衣服、褲子,簡直要痛得昏死過去的蘇婉,卻是抬起那一張,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折磨、苦難、凄涼而令人心疼的臉,又吐血又艱難的道:「我說過了,我,蘇婉,這輩子,生是楚鋒的人,死是楚鋒的——鬼!」

伴隨着最後一句話落下。

蘇婉,閉上了眼睛。

同時。

嘴巴張開,牙齒,用力至極,咬向舌頭!

「這女人要自殺!!」

有人反應過來,不可置信喊道。

布魯斯眼神,頓時徹底寒下:

「就算自殺又如何??」

「女人!」

「即便你今天死!」

「你的眼睛、心臟、腎臟、我也要它們死都得不到安寧!!」

魔鬼一般!!

所有女人,集體哭泣:「啊啊啊啊…老天爺,你難道是眼瞎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本性善良的我們,受盡這世間疾苦!畜生到極致的壞人,卻得不到應有的制裁!!」

蘇婉的眼角,則是眼淚一滴接着一滴,落在地面,同時,嘴角是凄慘到極致的笑容。

若老天真的有眼。

那她蘇婉,就不會,從一個驕傲、知性、溫柔的女人,淪落到被人至極虐辱還眼睜睜看着自己即將出世的女兒,和自己天人相隔!

至此、蘇婉萬念俱灰:「楚鋒,對不起!若有來世,我還做你的——妻子!」

可,就在這時。

「蘇婉——不要!!!」

突然之間,一道,驚龍覺醒、我欲焚天般的聲音,在高空響起。

緊接着。

所有人抬頭。

一人直接從百米高空跳下!!

那一瞬間,烏雲遮天、天雷滾滾、空氣崩裂、宛若九天之神降臨、天崩地裂!

這一刻。

幾十個女人怔住。

上千個天魔國戰衛怔住。

布魯斯怔住。

蘇婉也不可置信的睜開了眼睛,僅此一眼,卻宛若隔世,淚如雨下:「楚鋒!是你!真的是你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我!」

楚鋒點頭,眼中,血淚湧出,一字一頓震破雲霄,吶喊道:「我來——帶你回家!」

話音落下。

一把,閃爍着至極血芒、如神如魔般的長劍,驟然出現在手中,然後走向蘇婉,將她溫柔至極抱起,心中,卻痛欲至死:「對不起,都是我來晚了!安心睡吧,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話畢。

一人一劍,如九天之上的殺戮之神、即將降臨人間般,目光極寒,掃視每一個天魔國戰衛以及布魯斯:

「你們,都該死,也——都要死!」

「同時,若殺光你們,我妻子依舊無法解恨。」

「那麼天魔國今日——滅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