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第一刀馬旦》[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 第8章 吸水的海綿

江答雅才進劇組幾天,就感覺自己像一塊拚命吸水的海綿,每天都能接觸到不一樣的新知識。

江答雅和任佳茵之前都沒上過系統的表演課,她們看胡老師表演,聽胡老師給她們講解她如何理解人物、寫人物小傳,聽導演給她們解釋角色的心理變化、情緒暗涌,介紹每個分鏡頭為什麼要這麼設置、為什麼劇情要這麼改、比原來好在哪。

拍胡老師的時候劇組效率特別高,因為基本兩三條就能過,燈光,攝影,造型亂而有序,整個劇組都是沸騰躁動的,每個人都在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大家的才華碰撞到一起,拍出來的畫面讓導演不能更滿意,連韓姜這個片場暴君,有時都在攝像機後面鼓掌,說,我們真他娘的是一群天才,活該我們出名。

答雅被這種昂揚的情緒感染着,即使她從早到晚的泡在片場,直到一兩點最後一場戲收工才回房間,即使她和任佳茵一起,為了更上鏡每天啃黃瓜雞胸肉,她也感覺不到身體上的困和餓,精神甚至渴望更多。

任佳茵也知道,同為新人,這對她和江答雅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頂尖的導演、優秀的前輩、嚴謹的劇組……

如果拍好了,起點就能高出同齡人一大截。

為此,即使在答雅沒來之前,她也付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她不曾虛度在劇組的每一分一秒。

——但江答雅太可怕了,她幾乎是在燃燒自己來吸收,而且感覺不到苦,似乎這不是一件很需要毅力來堅持的事情。

在這種極度的自律面前,你甚至感覺不到她才十八歲。

江答雅每天五點半起床,為了不打擾到自己,她會小跑到外面練台詞,然後開胯,壓腿,踢腿,七點半回來洗個澡,就和她一起泡在片場里。

有人演戲時她們就看就學,片場調度時,江答雅就把剛剛看見的,聯想到的,通通記在本子上。

要是收工得早,八九點能回房間,她就把所有的記錄好好整理,重新一遍又一遍的讀劇本,修改自己的人物小傳。

在江答雅的帶動下,任佳茵不知不覺也變得更加努力。

她想,如果努力是一種天賦,過去她為舞蹈流過的血淚,受過的傷,都能證明她是個萬里挑一的人才,但江答雅,她努力到了一種真的足以讓人忽視她頂級的硬件的程度。

一天,任佳茵實在堅持不住,躺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間,看見江答雅還坐在桌前研讀劇本。

白熾燈在答雅臉上打出融融一層熒光,白玉生煙般的瑰麗,美得驚心動魄。

她掏出手機拍了一張,左看右看十分滿意,真心實意的說,「答雅,只要你不退圈,你這種天才要是不紅,我任字倒着寫。」

江答雅回頭看她,見她洗完澡頭髮還沒吹,就把空調的溫度調高了一點,有些羞澀的說,「你別笑我了,我哪算天才。」

任佳茵坐起來,盯着答雅,「喂喂,過度謙虛就是裝逼了哈。」

答雅抿抿唇,手指梳了梳長發,有些低落,「我甚至沒有上大學……」

任佳茵隱約知道答雅家境困難,但她從小生活得一帆風順,家境殷實,被父母視為掌上明珠,很難想像答雅的生活,她是真心喜歡,敬佩,心疼這個比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