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第一刀馬旦》[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 第3章 群演睹差異

江答雅第一次當群演,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等待。

那個幫答雅解圍的女生叫韋一彤,不算正經群演,是給劇組植入廣告公司的小員工,反正也要跟組,就拍着玩玩兒。

答雅和她坐一起,上網搜了搜這部劇。《山河鐘鼓》不是今年流行的大IP改編劇,是個原創劇本,純純的權謀劇,劇情在網上也沒什麼介紹。

她好奇心起,又搜了搜婁靖宇。

韋一彤笑她,「想要簽名?現在才補課?」

答雅回,「沒想要簽名,就想看看,什麼樣的人能當主演。」

主演,放戲班就是台柱,得擔得起一個班子的飯碗,奶奶就是台柱。

「奇人」,韋一彤坐起來,「你真不知道他?」

百科詞條好長,婁靖宇從六歲就開始演戲,今年已經十九,但在韋一彤嘴裏,介紹起他,第一句還是會說:「他爸爸是婁山啊,大導婁山。」

正式開拍時,答雅站在第三排,她人在女生里算高,身姿挺拔秀美,走位的時候被調到了女生第一排。

聽韋一彤說,這個位置十分不錯,全景都能見着臉。

前排站了兩行「皇子」,主演和群演的氣質的確不同,一眼掃過去,她就記住了六個人,這六個人中,有人並不很帥,這場戲的詞也不多,但他們看起來更加沉浸,有一種近乎莊嚴的肅穆。

後來答雅才知道,這叫「信念感」。

沒人給群演發主角的劇本,答雅聽着他們的對白默默分析,猜他們大概在演什麼。

婁靖宇飾演的皇子似乎很得皇帝中意,此時代替在馬球會上摔傷了腿,不便入宮賀壽的太子念賀詞,意態有些驕狂。

這段賀詞頗長,答雅覺得跟自己初中背的《出師表》有得一拼。

她自己練過嗓,聽婁靖宇的咬字和氣息也聽得出功底。

本來婁靖宇能一氣到底,沒有卡頓吞音塞音就已經不簡單了,何況他背得並不像詩朗誦,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他的台詞是有情緒的,孺慕、崇拜、敬畏和自得,流淌在大殿里,隱隱可見將長成的幼狼躍躍欲試,欲向兄長露出獠牙。

婁靖宇念到最後一句,拜下去,「祝父皇陛下萬壽無疆」,階下二十餘個人跟着念,「祝父皇陛下萬壽無疆」。

說完,答雅的任務就算完成,只需站着就好,她覺得新奇有趣,繼續默默觀察。

「皇帝」高坐在龍椅之上,正對着眾人,答雅恰能直面他的表演。

只見他眼眸半閉,似笑非笑,不怒自威,既不說話,也不命賞。

幾秒後,「皇帝」腕間珠串直直砸向婁靖宇。

婁靖宇身後的男群演嚇了一跳,「啊」的一聲叫出來,導演喊了卡。

沒有人大聲斥責那個群演,但他已經怕極了,對着大家說了一串「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耽誤大家時間了」。

他撿起掉在他身邊的珠串,半弓着腰小跑上去遞給「皇帝」,可能單獨道了個歉,又跑下來跟婁靖宇說話。

婁靖宇沖他笑了笑,那笑如清風朗月入懷,眉眼璀璨,熠熠生輝,群演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導演走到演皇帝的演員身邊,似乎問了幾句,又走下來,跟他們簡單說了一句,「等會兒珠串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