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第一刀馬旦》[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 第2章 北漂當群演

領班是個有些木訥的漢子,說著說著就拭淚。

江倫聽着,終於感覺和這兒有些融入,心底生出一片白茫茫的悵然。

他離席,走了挺遠去抽煙。

一口煙裊裊升起,他看見江答雅坐在不遠的樹下吃餅。

他的腳先於頭腦,下意識走了過去。

察覺到有人,江答雅抬頭,用眼神詢問來意。

她的眼像一方寒潭,可能這些天哭得多了,眼皮鼻尖都泛着紅,初雪濕梨花,一樹風吹雨。

「江答雅?」江倫斟酌用詞,「你奶奶是我姑奶奶,也就是我爸的姑姑。」

江答雅仰着頭靜靜的看着他,誠懇道謝,「謝謝您來。」

江答雅聽領班的說,江倫是北京來的。

而且他開的車,穿的衣服,用的手機,抽的煙,都跟這個地方顯得如此格格不入。

「不謝,節哀順變。」江倫的聲音聽起來溫暖磁性。

江答雅沒說話,她比同齡人經歷的事情多些,從小就跟着戲班子跑紅白事。

她見過在鄉下頗有頭臉作威作福的官員,見過婚宴上借鬧婚耍流氓的地痞,也見過在靈前為了幾千塊錢大打出手的孝子賢孫……

奶奶住院以後,更是每天都教她如何識人為人,生怕自己日後吃虧。

——總之,權衡了江倫對她的態度,答雅覺得江倫不會害她。

江答雅知道他看了她很久,但她已經習慣了別人長久的凝視。

而且,她覺得江倫看她的眼神,說是男人看女人,實則更像奶奶對着那些精緻的頭面。

純粹的欣賞,不含淫邪或惡意。

這樣的時點,在她最迷茫而無助的時刻,出現這樣的人,她相信這是奶奶在天之靈送給她的禮物。

江倫問,「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江答雅把最後一口餅吃完,眼神逐漸聚焦,變得堅定而有力量。

「本來打算讓我叔幫忙在市裡找份工作,明年再考一次高考。」

江倫笑了,他覺得答雅挺妙的,一點就通,也不裝傻。

「本來?」

江答雅點點頭,問,「北京和電視里一樣漂亮嗎?」

「更漂亮,也更醜惡。」

江倫從懷裡掏出一支筆,沒有紙,他就把剩下的兩根煙掏了出來,夾在耳後。

這動作讓他變得更像個「鄉里人」,讓答雅覺得親切。

他筆走龍蛇,在煙盒裡寫下了電話號碼。

「我叫江倫,是個選角導演,等你來北京,可以來找我。」

*

江倫再次見到江答雅是一個月後。

在這一個月里,江答雅和叔叔辦完了奶奶的白事。

收到的小五萬,領班都讓答雅留着,加上奶奶留下的十萬,去掉辦喪的三萬,她還有十二萬。

答雅把這十二萬用兩張卡存了起來,一張十萬存了定期,一張兩萬供日常花用。

事情辦完,叔叔問她,丫頭想做個什麼樣的工作?

她說,我想去北京闖一闖。

江答雅是下定決心就不會變的性子,何況領班也覺得,大澤不該困死答雅這樣的年輕人,讓她就此進廠,嫁人生子,一輩子和自己一樣庸庸碌碌。

答雅她叔跟媳婦商量了一下,取出兩萬塊錢,要親自領着她上北京。

答雅說,「不用,叔,地里忙,我自己能去。」

「說什麼傻話,你還小,沒個大人能行?」

她叔敲了一下她的腦袋,又抱了抱她,「沒了奶奶,叔也是一樣的。」

夜裡,答雅背着人躲在被子里又哭了一場。

從大巴到火車,一路上明裡暗裡瞄她、想跟她搭話的人實在太多,答雅只好不睜眼裝睡。

就這樣到了北京,還有人跟在他們屁股後面,最後都被她叔轟走了。

離開大澤,答雅發現自己的長相優勢更加明顯了。

上車餃子下車面。

出站以後,她和她叔進了一家沙縣,就着閃爍的霓虹,吃了一碗油潑面。

幾個工人在對街的半空中換巨幅廣告,鐵架上上下下,工人和廣告比起來像幾個墨點,小的可憐。

廣告里的男生眉眼凌厲,像下凡的天神。

江答雅看了一會兒,笑了,躊躇滿志、神采飛揚。

北京啊,北京。

江答雅到了北京,沒有第一時間聯繫江倫。

她叔陪她去了個充話費的小店,要給她買台智能機。

櫃檯後的年輕老闆熱情得過分,一千二的手機送傘送充電寶送水杯送耳機。

把小靈通里的卡拆下來換上的時候,老闆問她的電話。

她叔說,這手機到家了就沒收,要專心讀書呢。

老闆還不死心,說再降兩百,她沒忍住,噗嗤一笑,老闆眼睛直了,最後一千成交,號碼還是沒給。

接着她叔帶她去了天安門,故宮,長城……

看着五星紅旗和太陽一同升起的時候,答雅覺得血在血管里沸騰着燒。

沒有方向,卻充滿力量。

一路上總有人偷拍她,要聯繫方式,或者請她去拍廣告。

最神奇的一次,她和她叔在故宮五十租了兩套衣服拍遊客照,拍着拍着,周圍就圍了一圈人。

店主看着圍着她的人群,想了想,讓她穿着租的衣服坐在店裡,一上午就給她五百。

她坐了一上午,越來越多的人走進店裡來跟她合影。

拿到錢,答雅和她叔還覺得不真實,原來北京真的遍地是黃金。

北京這麼大,走在馬路上的人都如此匆忙。

答雅觀察街上的女孩,看她們的衣着、神態,她學會了網購,挑了些北京姑娘多穿的款式,把自己收拾得利落妥當了,才給江倫打電話。

江倫約他們在一家羊肉火鍋店吃飯。

她叔把買給江倫的酒水給他,又不斷給江倫敬酒,嘴裏翻來覆去地說,麻煩了,多關照,皺紋里透着些許諂媚的討好。

江倫跟他碰杯,說,「叔,你放心,答雅會學好。」

飯後,江倫把她叔買的火車坐票換成了高鐵票,開車送他去了高鐵站,又陪她去旅館取行李。

路上,江倫問,「平時看電影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