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第一刀馬旦》[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 第1章 草屋傾城色(2)

班子里的小媳婦帶兩天。

那小媳婦做事粗枝大葉,下田種地時忘了關門,一隻大鵝成了精,鬼鬼祟祟進了屋,飛起來就在孩子的眼眶上一點兒叨了一下子。

那媳婦拿熟雞蛋滾了又滾,腫也不消,看起來又青又紫,一睜眼都是紅血絲,嚇人得厲害。

姑奶奶來接人,那人媳婦自知理虧,照料的錢也不敢收了,還要把那鵝送給戲班子加菜。

姑奶奶獰笑一聲,她腿上有功夫,一腳把那鵝踢出幾米,生生踢死了。

那時候交通比現在還要不便,縣裡一星期只來一趟車,下一趟正是三天後。

孩子正睡着,姑奶奶把孩子的眼皮一扒,看了一會兒,一掌拍在她屁股上,罵道,「蠢不蠢,疼死了也不會哭?」

姑奶奶讓領班抱一會兒孩子,自己進屋了,沒過多久,衣衫一新,釵發齊整的出來了。

她接過孩子,指揮領班去隔壁村借車——白事已經辦妥,拖棺木的車明天才開走,今晚尚來得及。

顛簸一夜,進了縣醫院,醫生就給孩子扎消炎針,一針一千,連打了三天,那腫塊卻越來越黑,越來越大,孩子的眼角都開始流膿。

姑奶奶眉頭皺得死緊,三天沒怎麼合眼,讓她的脾氣越發暴躁,又不敢對着醫生吼叫。

半夜裡,孩子燒了起來,飯也喂不進去了,吃一口吐一口,吐得姑奶奶的乾淨衣服污遭一片。

領班聽見姑奶奶輕拍着答雅的背小聲念叨,「沒用的東西,鵝啄你一口,至於病成這樣?你再不好,我就把你扔這,跟你那糟心懶肺的爹媽一樣,全當沒養你這一場。」

說著,她又抹一抹眼睛,推了推領班,「別睡了,咱去市醫院。」

進了市醫院,他們兩人站在氣派的大堂里,頗不知該往何處去。

路過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一見孩子的眼睛,火了,「怎麼養孩子的?乾脆瞎了再來好了。」

領班正愣着,姑奶奶已經跟上了那個男人,男人沒什麼好臉色,卻幫着掛了號,又領他們到了眼科,姑奶奶忙不迭的道謝。

市醫院的醫生給孩子打了局麻,划了道口子,把膿液放了出來,又打了幾針。

姑奶奶把藥片磨成粉混進牛奶里,灌答雅喝下,答雅總算見好了。

女孩一天天長大,簡直跟姑奶奶一個脾氣,很不服管。

三歲,姑奶奶就給她開胯,逼她練功,生旦凈末丑,什麼都讓她試,什麼都教,冬練三九,夏練三伏。

另外三個師兄有家,也到了上學的年紀,來的越來越少,姑奶奶更是全副身心都放在了女孩身上。

女孩六歲了,必須上小學,她人聰明,老師教什麼她聽一遍就會,放了學就跟着姑奶奶繼續練功、練嗓。

有一天,她跟同學下溪去玩,姑奶奶來抓她,她拔腿就跑,邊跑邊喊,「魔鬼,我不練,今天不練,明天不練,以後都不會練!」

姑奶奶下水去追,一下沒踩實,摔在溪里傷了腰,半天起不來,答雅讓同學去喊村民,自己泡在溪里和姑奶奶一起等。

姑奶奶撩水趕她,讓她上岸等,別著涼感冒,水潑得丫頭一頭一臉,她就是不肯。

最後還是村民們齊心協力地把人送去了醫院。

拍過片子,醫生說沒什麼大事,微微骨裂,只要靜養就好。

姑奶奶卻還是起不來,答雅怕了,但她怕了嘴上不會說,當著人也不哭,就是半步也不肯離,學也不肯去上。

姑奶奶孑然一身,半個師弟也是男人,並不方便伺候。

丫頭六歲就能頂事,看隔壁床的看護給老人擦身洗腳,端屎端尿,她也做的像模像樣。

病人和醫生都誇,這孫女養得好。

姑奶奶只笑着摸着她的頭,「傻子,怕什麼?」

等姑奶奶出院了,答雅練功再沒偷過懶,長到十七歲已經能演會練,唱念做打幾乎青出於藍。

高中畢業那天,姑奶奶暈在家裡,送到醫院一查,竟然是肺癌晚期。

答雅收起一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收拾好包裹就住進了醫院。

姑奶奶轟她,讓她滾去上學,她笑嘻嘻地出了病房門,就去醫院食堂打碗粥又回來,坐在病房門口喝。

再攆她,她就提着桶去衛生間洗臟衣服,誰去勸都不管用。

姑奶奶哭,答雅就笑,「沒事兒的,奶奶,等你出院了,我再考就是了。」

領班把她拉到一邊,「丫頭,要讀書,這兒叔叔嬸嬸師兄們都能分擔,不能把自己耽誤了。」

答雅很堅決的搖頭,「先不讀了,家家有家家的難,我還撐得住。」

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領班自己也有一兒一女,他真覺得,等自己老了,兒子女兒加起來有一個答雅頂事,也夠孝了。

姑奶奶用錢儉省,紅白事畢禮金不薄,又有醫保,治療沒耗他們旁人多少,里外又有答雅照應着,他們使不上什麼力,心裏慚愧,就時常送點吃的補的,但姑奶奶和答雅還是越來越瘦。

就這樣治了九個月,年前,姑奶奶叫他過來,說答雅也是他看着長大的,多少看顧些。

領班兩耳光就扇自己臉上了,賭咒發誓一定對答雅好。

他們在醫院裏跨了個團團圓圓的年,整個戲班都來了,包餃子,貼窗花,一派喜氣。

元宵夜裡,姑奶奶精神極好,不復之前渾噩。

領班坐在病房門口,聽她跟答雅說,「為你,我真想再撐一會兒,可治了這麼久,還是不中用,真不如一開始就不治。」

答雅第一次哭出了聲。

「我本來給你留了一筆嫁妝,到現在也只剩了十萬,辦完我的身後事,不知能剩下多少。」

姑奶奶頓了頓,瘦的嶙峋的手掌拍了拍答雅的頭,像小時候哄她一樣,「別怪我對你狠心,到外面你就知道了,本事是自己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第二天,姑奶奶讓領班辦了出院手續,一路舟車勞頓,回到家,當夜就睡熟了,沒再醒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