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5章 夢一場(2)(2)

時不時還得回頭催促落後的喻諾。

他那大長腿跑一步就相當於喻諾的兩步,喻諾在後面氣喘喘噓噓的追逐着他。

到教室後,蘇鈺航趴在牆上小心翼翼地探出個頭去打探情況。

同學們都低着頭在做卷子,英語老師坐在講台上觀察着。

「怎麼樣,老師在教室嗎?」喻諾低聲問道。

「你說呢?」蘇鈺航一臉生無可戀。

倆人蹲在地上畫圈圈相看兩無語,一陣寂靜後蘇鈺航嘆了口氣,一鼓作氣拉起喻諾就走到了門口。

敲了敲門:「報告!」

「你們倆終於來了啊。」

「老師我們是肚子痛,剛從廁所回來所以就來遲了。」

「你的意思是你們是一起去上的廁所嘍!」

下面的同學都忍俊不禁,喻諾聽了蘇鈺航這漏洞百出的借口立馬把頭低了下去,那一刻她恨不得全班都不認識她,這豬隊友還以為他找了個什麼好借口,誰知道找了個這麼老套的,真是為他智商堪憂啊!

蘇鈺航一時無言以對,幾秒後立馬反駁:「不是的老師,我們是在廁所門口恰好遇到的。」

「什麼都不要再狡辯了,從今天起,你們兩個就負責打掃班級衛生一周,趕快下去考試吧。」

喻諾低頭跑了下去,那是她第一次覺得教室門口到座位的距離是這麼遠,感覺走了好幾分鐘,離座位越近她的臉就越發滾燙。

一整個開始下來,喻諾並不知道卷子考了什麼,她只知道整個考試自己都在回想蘇鈺航那愚蠢至極的借口,對他的「膜拜」又上升了一個檔次。

晚自習下後,喻諾去拿打掃工具回來就見到蘇鈺航已經走到教室門口了,喻諾立馬發出高亢而又有磁性的嘶吼:「蘇鈺航!幹嘛呢,想跑路是吧!」

蘇鈺航一臉迷惑的轉身,看到喻諾手裡拿的東西才反應過來。

「小老弟,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大哥呢,你看我是那種人嗎?我就是忘了而已。」

喻諾對他那鹹魚的七秒記憶也是無話可說。

蘇鈺航趕緊走進來還不忘拉上他好兄弟一起。

他手搭在許盛年肩上邊說邊把人家往教室里拽:」年年,我的好兄弟,正所謂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兄弟這輩子就沒什麼難要與你同當,但今天這福我倆必須同享。」

說完便從喻諾手中接過掃帚遞給許盛年。

喻諾算是見識到了他這張嘴的能說會道,可惜總在關鍵時候掉鏈子。

「要是你剛才能將你這張嘴的作用發揮正常那我們也不至於淪落至此。」喻諾向他拋去一個掃帚,轉身去拿拖把。

說是蘇鈺航和許盛年一起掃地但真正幹活的就只有許盛年,那蘇鈺航就知道站在講台上指揮別人。

喻諾只想趕緊打掃完就趕緊回去不想再同蘇鈺航在這扯東扯西的。

喻諾拖完地走向雜物間。

「蘇鈺航,趕緊過來幫我一起去倒垃圾。」

十幾秒後許盛年走了進來:「他去廁所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這蘇鈺航幹什麼都不行就偷懶第一名。」

喻諾一路都在罵罵咧咧,不停的吐槽蘇鈺航,一旁的許盛年就只是靜靜聽着什麼也不說,只是偶爾會笑着附和幾聲。

回去的路上也只是喻諾和蘇鈺航一直在吵個嘴架,他就笑着看他倆吵,一路跟在後面。

看着這鮮明的性格對比喻諾不解為什麼許盛年會願意成為蘇鈺航的好朋友,難道和自己一樣貪圖他的幽默有趣又自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