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4章 夢一場(2)

像他自戀到目中無人的我還是第一次見,真服了是誰給他的勇氣,梁靜茹嗎?

喻諾示意他往後看,蘇鈺航轉頭瞥了一眼看到完成了三分之一的黑板報,一道閃電在腦子裡一閃而過,一下子把他的回憶拉回昨天早上。

「小弟,不,大哥你大人有大量你就原諒小的吧,是我的錯,我去食堂吃飯的時候我還記得當我一出食堂就聽到籃球場上有人叫我,我一聽到打籃球我就忘了。」

「最好是你說的這樣,今晚回去還要再多找一些安全教育的內容,如果今晚你再忘了的話,我就讓你看不到後天的太一樣。」

「沒問題大哥,小弟保證完成任務。」

晚上要回寢時喻諾還是不放心讓許盛年回去再提醒一下蘇鈺航。

回到寢室喻諾一放下書包就立馬拿出課外書去找安全教育內容,在這期間高沐槿時不時就來看喻諾有沒有找完,在她身後來回走動準備說話就又走開了,喻諾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就大概猜到她想要問什麼了。

直到熄燈喻諾才完成去洗漱,喻諾正準備漱口抬頭就看到鏡子里有個人,嚇得她差點就把牙膏吞到嘴裏。

喻諾看着她:「沐沐,這是第二次了,你走路都是沒聲的嗎?」

「喻諾,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你不用說我就猜到個大概了,看你一回寢室就心事重重的,是和他有關吧。」

「沒錯,你們最近弄那個板報很忙嗎?」

「也還好吧,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

高沐槿看着窗外:「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覺得自從他弄板報之來就感覺他好像在有意無意的躲着我,明明我們做的那麼近卻沒什麼話可說,每天下自習走在一起他也一聲不吭,他以前不這樣的呀!」

喻諾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畢竟自己還是母胎solo呢,關於感情她也是一竅不通呀。

喻諾擦乾手上的水走過去抱着她摸摸頭拍拍背,只能告訴她別多想。

第二天早上喻諾一起來高沐槿就沒了影,只有一張紙條留在她的桌上:今天不用去食堂了,早餐我幫你帶。

往常怎麼都叫不起,今天起這麼早肯定是昨晚沒睡好。看到她這樣喻諾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到教室喻諾往高沐槿位置一看沒看到人,但早餐已經在自己桌上了。再看了一眼四周也沒看到她人,快走到座位上時卻看到一隻咸豬手在自己包子上,喻諾立馬出聲制止,還是沒能阻止包子落入狗口。

蘇鈺航口齒不清地說道:「弟弟,看在我昨晚那麼廢寢忘食的找資料的份上給我個包子不行嗎?」

「算了,就當我獻愛心給狗吃了吧。」

「汪汪~」

喻諾驚呆了,這年頭為了口吃的真是什麼動物都能做呀。

板報評比大賽很快就來到了,上午才看完下午結果就出來了。結果還不錯拿了個二等獎,**有200塊,班主任就讓生活委員拿着這錢去買了些吃的,晚自習讓大家到操場去放鬆一下。

皎潔的月光把每個青春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長到我們以為青春也不過如此,長到我們以為高中三年才剛剛開始。

徐徐的晚風拂過我們青春洋溢的臉龐,讓我們信以為真的認為膠原蛋白不會流失青春也會永駐。

那一晚,高沐槿沒有以前那麼開心了,她躺在草地上晚風將沁人心脾的青草味吹到鼻子里她突然間覺得青草味好像比桂花味更香甜更好聞。

喻諾看到她躺在草地上也走過去陪她躺着,看着滿天的繁星彷彿置身於外太空一樣,煩惱也沒了,時間也靜止了,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

「沐沐有流星,快許願。」喻諾閉上眼睛

願家人健康平安,兩年後考上理想的大學。

高沐槿沒有許願,她只是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麼想要的。

「真幸運,還能看到流星。」喻諾看着高沐槿。

「希望以後我們還是能成為見到流星就會許願的人。」

高沐槿什麼都沒說只是看着喻諾笑,這是她這段日子以來發自內心的笑,一身輕鬆無愛無慮。

真的好開心能交到你這麼好的朋友,喻諾謝謝你。

高沐槿看着滿目星河,淚水從眼角划過似流星一般稍縱即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