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2章 一塊橡皮擦的交情(2)

,一起下象棋,一起在課間到走廊吹風······

好多事之前他都會拉着蘇鈺航陪他去,蘇鈺航每次都表現出一副不想去的表情可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現在不來找他了他反倒不開心了,每次看到許盛年和高沐槿打鬧在一起時他都會酸酸的說上一句:「許盛年這傢伙肯定是和高沐槿在一起了,這見色忘友的傢伙,都不來找兄弟們玩了,把他拉進我們桃園三結義的黑名單去。」

「他是你兄弟談戀愛都不告訴你呀,咦,難道你們男生也有塑料兄弟情?」喻諾每次都會火上澆油。

許盛年和高沐槿在一起的第一天喻諾就已經知道了,畢竟她和高沐槿是一個寢室關係自然也比較好,她經常會和喻諾說一些自己的小秘密。

高中時期女孩子的小秘密無非也就是暗戀的人,那個時候青春期的少女總是藏不住秘密的。喜歡一個人,白天的時候就會從眼睛裏跑出來,到了晚上那些喜歡就會鑽到你的夢裡,為你編織一個個如蜜糖般的美夢。

高沐槿第一次記住許盛年是在一個蟬鳴不止的夜晚,那也是許盛年第一次坐到蘇鈺航旁邊。

那天傍晚,夕陽還未落下,陽光透過窗戶將滿天的黃昏撒進教室。

班上幾個調皮的男生將高沐槿桌上的筆盒弄掉,還沒撿起就跑出了教室,高沐槿無奈準備彎身去撿,只見許盛年起身將撿起的筆盒放在她桌上,她連忙道謝。

許盛年微笑着回應,那一刻霞光照在他的臉上,將臉頰曬得通紅,高挺的鼻樑,晃動着的睫毛還有他上揚的嘴角,此刻,高沐槿就想沉溺在他的溫柔鄉里。

也許是那天前後對比太明顯,高沐槿第一次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猶如心頭鹿撞。

在之後的接觸中,高沐槿發現許盛年不僅會下象棋還會彈吉他、唱歌、跳舞。到了周末的時候他就會到操場去彈吉他跳舞,高沐槿知道後每個周末都會去操場看他。

每每看到他在操場上酷炫的舞蹈動作還有那陽光洋溢的笑容時自己嘴角就會抑制不住的上揚,那一刻高沐槿就知道自己對他和其他男生的感覺是不同的。

從那時起,高沐槿就開始不自覺的開始注意到他,從時不時的會偷看他到後來滿眼都是他,即使別人出現在她視線中她也會自動聚焦到他身上。

有他出現的地方她會做出現很反常的行為:故意笑的很大聲然後偷瞟他有沒有注意到自己,為了和他多說話故意挑起他感興趣的話題,為了多刷自己在他眼中的存在感就會不停地在他眼前晃悠。

晚上回寢的路上喻諾就會靜靜地聽着她述說著他身上所有好的品質,述說著他們之間的事。

有時候經過超市門口看到許盛年在裏面時,高沐槿就會拉着喻諾一起進去,就為了多看他一眼多和他說一句話,就那多看的一眼,多說的一句話都會讓高沐槿那一夜的美夢更香甜。

每次高沐槿和喻諾滔滔不絕說的一些瑣碎小事喻諾都只是聽着什麼也不說,對喻諾來說這是她最擅長的事,她羨慕高沐槿那樣的女孩子,羨慕她的敢愛敢恨,羨慕她的勇敢,羨慕她做着一些自己不敢做的事······

感覺到許盛年關注到自己之後高沐槿就對他展開了猛烈的追求,體育課上拉着許盛年去和自己下棋,每天到超市去買一根棒棒糖偷偷放到他桌里,故意找題去問他然後就偷看他的側臉,故意每天和他鬥嘴······

高沐槿就這樣堅持了兩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