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2章 一塊橡皮擦的交情

傷筋動骨一百天,一百天之後,喻諾再次站上籃球場上。

畢竟好久沒練了,前幾個球沒感覺投不進,後面開始再到感覺後喻諾的進球率也提高了不少。

蘇鈺航也開始教她一些籃球比賽的規則。

漸漸的喻諾開始喜歡上了籃球,體育課上也總是跟在蘇鈺航身後,屁顛屁顛地走去籃球場。

蘇鈺航見狀趁機占喻諾便宜,非要喻諾認他做大哥否則就不教她。

誰讓喻諾有求於人,只能自認倒霉了。

剛認完大哥還沒多久呢,期中考試就來臨了,體育老師們的身體又到了虛弱的時候,流行感冒又開始在體育老師間傳播,奇怪的很就是傳不到其他任課老師身上。

大家都卯足了勁複習就希望能在下次換位時能選到個好位置。

夏天還未到來呢,夜晚窗外的蛙聲蟬鳴就連綿不絕,教室里的同學們正在奮筆疾書也沒空去傾聽動物們彈奏的交響曲。

「同學,你有橡皮擦嗎?能不能借我用一下。」許盛年輕輕戳了一下喻諾。

喻諾被嚇了一跳,身體一下子就綳直了。轉身遞給他橡皮擦之後又繼續投身到自己的戰鬥中。

之後許盛年就總是找喻諾借橡皮擦,喻諾不解也不敢去問,只能在心裏暗暗的想:這年頭,也不至於一塊橡皮擦都買不起吧,萬一······真是呢?算了還是別亂揣測別人了。

期中考試剛考完回到教室,喻諾就聽到蘇鈺航站在桌前大罵:「誰呀,這年頭這麼沒素質,考試就考試唄,還在別人桌上亂塗亂畫,無語了。」

剛走到桌前蘇鈺航就向他借橡皮,喻諾實在沒忍住就問了一句:「大哥,你們男生怎麼都不買橡皮擦呀?」

「因為買了總丟就懶得買了呀。」

喻諾疑惑的看向站在旁邊的許盛年:「真的嗎,都是這樣的?」

許盛年點了點頭。

蘇鈺航也看向許盛年:「你也向我小弟借過橡皮擦?」

「她為什麼會成為你小弟。」許盛年滿臉問號。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以後我再慢慢告訴你,正好你倆都是我兄弟,而且我倆還和喻諾借過橡皮擦,那以後我們仨就是共用一塊橡皮的兄弟了。」蘇鈺航一臉自作聰明的樣子。

「共用一塊橡皮,你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那我就是大哥,年年二哥,你小弟。」

喻諾一臉懵逼:「小弟,我是你倆小弟?怎麼感覺哪怪怪的。」

蘇鈺航和許盛年相視一笑。

許盛年摸了摸喻諾的頭:「小姑娘家家的,別想歪了。」

這回輪到喻諾滿臉問號:我哪想歪了,他們說的都是些什麼鬼。

等到他倆走後,喻諾才反應過來,滿臉通紅,頓時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後悔自己在他們面前都說了些什麼呀······

每考完一次試班級就會進行一次按成績選座,這次也不例外。

雖說這樣是為了激勵同學們更努力的學習,可喻諾卻討厭極了這樣的制度但也無可奈何,誰讓自己不是校長女兒呢,既然改變不了那就只能乖乖順從。

這次的選座蘇鈺航還是坐在喻諾後面,而高沐槿和許盛年成為了同桌坐到了離喻諾幾米遠的地方。

自從許盛年和高沐槿成為同桌之後,晚自習就再也沒有和蘇鈺航坐一起了。

那段時間許盛年做什麼都經常和高沐槿一起,一起去上體育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