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1章 分班這件大事(2)

成績選。

喻諾才剛和於曼曼熟悉就分開了,不過慶幸的是現在和她坐在一起的是她的室友—高沐槿。

選座那天喻諾本來選最後一桌的但怕前面的人太高了會擋着自己就往前挪了幾個位置。沒一會兒,周圍的位置就差不多坐滿了,就剩身後最後一個空位時喻諾還在想坐在那的人性格好相處嗎?下一秒就坐上了一個皮膚白嫩長得像小白臉一樣的社交小達人。

他和周圍的人挨個握手:「蘇鈺航,以後請多指教!」

也多虧了有他在喻諾很快就和周圍的人熟絡了起來,沒過幾天就能玩鬧在一起了。

「叮鈴鈴···」

晚自習的上課鈴聲敲響喻諾匆匆忙忙地跑進教室,坐到位置上快速的拿出課本上自習。

蘇鈺航戳了戳喻諾的後背:「喻諾,幹嘛去了,現在才來,不會是約會去了吧!」

「關你屁事,一天天的就知道八卦像個八婆一樣的。」

喻諾轉過身去才發現蘇鈺航身邊坐了個她不認識的人,有些好奇但也沒有多問,畢竟都已經上課了也不好再多問。

從那以後,那人總是在晚自習時和蘇鈺航坐在一起。

後來漸漸的熟悉了起來,知道了他叫許盛年和蘇鈺航是初中同學,因為都喜歡跳舞而成為好兄弟。

許盛年是個靦腆的男孩子,一和女孩子說話就容易結巴滿臉通紅。和他熟悉以後他就是個話癆會和你滔滔不絕的說很多。他和喻諾沒說過幾句話,倒是和高沐槿聊得比較多。

體育課上,老師點完名解散後大家都結伴去接體育器材玩了,就剩喻諾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娛樂項目明明有很多,但就沒一個是喻諾會的。

喻諾轉身準備回教室身後一個聲音就把喻諾拉了回來。

「喻諾,要不要和我們一起下象棋呀!」高沐槿扯着她的嗓門喊。

喻諾看到旁邊還有許盛年而且想到自己也不會擺了擺手。

蘇鈺航從後面拽着喻諾的帽子朝籃球場走去:「那就和我去打球。」

「可是我不會呀!」

「沒關係,我可以教你。 ”蘇鈺航信心十足。

到了籃球場,喻諾看到比自己高了好幾個頭的籃球框瞬間就打起退堂鼓。

可憐巴巴的央求蘇鈺航:「蘇哥,我親哥,這個我真不行啊!」

「親妹,我們家族的人怎麼能這麼輕易就說自己不行呢,再說了有哥在不會讓你出什麼意外的。」

喻諾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上。

蘇鈺航把球給她讓她先隨便投一個球。

喻諾輕輕一拋球就落在了離自己一米遠的地方。

蘇鈺航低頭咬住嘴唇盡量讓自己不要笑出聲,整理好情緒之後對喻諾說:「不要害怕,你就用力去拋然後記住這個感覺,我們再來一次。」

這次喻諾用盡吃奶的力氣用力一拋,球狠狠地砸在籃筐上立刻反彈過來,喻諾害怕地跑到了籃球場外。

蘇鈺航再也控制不住了,笑趴在地上,雙手捶地。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真的可以像竄天猴一樣的,嗖的一下就跑沒影了。

蘇鈺航跪在地上大喊:「你跑什麼,它是不會砸到你的,快回來。」

喻諾重新回到場上。

”記住剛剛的力度,然後你的手像我這樣輕輕一拋就可以了。」

喻諾一拋球再次砸到了籃筐上反彈了回來,這次喻諾就信了蘇鈺航的鬼話沒有躲開,一球正中眉心。

一瞬間,喻諾只覺得腦袋嗡嗡的周圍什麼都聽不到。

蘇鈺航笑出了淚花,邊笑邊朝喻諾跑去:「你沒事吧,你怎麼這麼傻都不知道躲一下。」

喻諾緩了幾分鐘後破口大罵:「你**是不是耍我呢,不是你說那球不會砸到我的嗎。」

「那你都看到球向你砸過來了就不知道躲一下啊,還要不要學了。」

喻諾站起身:「學,為什麼不學,我就不信我還學不會了。」

第二天起來喻諾不僅眉心有了一個大紅印子,雙手還抬不起來了。

真是得不償失呀!喻諾估計自己要休養個百來天才能繼續學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