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原神:轉生後的我暢遊提瓦特] - 第2章 計劃

稻妻

鳴神的國土,浮世越百千年未曾變易。

道坂街巷集聚之處,矗立着雷電將軍的居所。

天守閣。

「將軍大人,我按照您的吩咐帶來了旅行者的消息,他現在似乎在璃月。」

一位天領奉行的侍從對着面前的雷電將軍,恭敬的說道。

聽到是關於旅行者,威嚴冰冷的人偶臉上逐漸有了生氣,好似活了過來,是影上線了。

「說吧,他又在璃月幹了什麼大事?」

雖然極力掩飾,但還是能聽出影此時的期待。

看來那位金髮旅行者在將軍大人心裏很重要啊,擅自猜測了一下,侍從表情不變,緩緩打開捲軸,念道:

「七月三十日當晚,金髮旅行者葉萊於群玉閣拍賣會上試圖刺殺天權星,現已……伏誅?」

讀到後面連這位侍從都有點難以置信,見將軍一言不發,這位侍從急忙補充道:

「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屬下這就去查是誰謊報實情,矇騙將軍!」

此時,稻妻外海的雷暴突然加劇,雷電和暴風交相呼應,彷彿世界末日,這種景象,自眼狩令後,或者說解除鎖國後就沒出現過。

而且這次雷暴顯然比當初還要激烈幾分……

港口的水手們和海上的漁民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彷彿天災一般的一幕,震驚之餘眾人皆不由得擔心起那位稻妻之神的狀態來。

都說將軍大人的意志可以影響稻妻外海的天氣,但自從那位金髮旅行者來過後,稻妻的外海一直是晴空萬里。

那位旅行者改變了稻妻,也改變了將軍大人。

想到這裡他們都放心了不少,看來這次只是天氣無常,否則這般彷彿末日的景象,真是讓人難以想像那位雷之神此時的心情……

…………..

在廣袤無垠的大海上,一艘巨大的艦船正在緩緩行駛。

艦船在這片海域之上有個響亮的稱號。

「死兆星」!

甲板之上,北斗獨自站在船邊,目光看向大海,手握酒壺,整個人說不出的落寞。

這番神態讓幾位船員不禁竊竊私語:

「大姐頭這是怎麼了,無精打採的,這可太罕見了。」海龍道。

「別提了,旅行者死在了群玉閣上,現在不止是大姐頭,大家都很難過。」一旁的觀星回道,她的眼角已經泛起淚花。

「你在說什麼啊,旅行者可是拯救璃月港的大英雄,而且武藝高強,怎麼會死在群玉閣?」海龍直接聲音拔高了幾分。

「哎呀,你別說了,讓大家靜靜好嗎?」芙蓉的聲音中充滿怨氣,臉上僅有的一隻眼睛塞滿了煩躁。

「……」

船帆之上,萬葉看着北斗落寞的背影和爭吵的眾人,落到甲板上,獨自走到北斗身旁。

「萬葉,你說,旅行者是發了什麼瘋,凝光那女人哪裡得罪過他嗎?」

見萬葉走進,北斗直接把酒壺揚起狠狠的悶了一口,即便如此,朱眸中的落寞也沒有減輕多少。

見北斗如此神態,萬葉猶豫了片刻後道:

「感覺現在不該讓太多人知道,所以大姐頭,我只說一次。」

「在北斗大姐頭從群玉閣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在風中聽到了旅行者的聲音。」

見北斗驚異的看過來,萬葉輕笑着繼續道:

「那是因為高興而放聲大笑的聲音,這種情緒我只在大家完成任務時才感受的到,換句話說就是。」

「旅行者現在心情很不錯。」

……………

整個提瓦特大陸最為繁華的港口,璃月港。

璃月是財富沉澱的地方,這句話一點也不為過,更有人稱呼這裡為「世界的中心」,「黃金的心臟」。

此時璃月港的空氣中,充斥着大事件的味道。

街上的行人和商販看起來似乎和平時一樣,但是在交談之中,總要提上一句:

「聽說那位降伏了魔神的旅行者,死在了群玉閣?」

「我也聽說了,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不知道呢,不過出了這麼大的亂子,總務司卻沒給出聲明,我看這事不好說。」

「……」

拍賣會結束的這幾天,消息以璃月為中心,藉助着那些各國的富商政要,以雪崩般的速度傳遍了整個提瓦特。

事已至此,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若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刺客去刺殺璃月七星八門中的天權星,即使震驚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波動。

顯然,那位異國的金髮旅行者,擁有着無與倫比的影響力。

有意思的是,作為曾經拯救了璃月港的大英雄,如今出了這檔子事,卻是極少有人為其說話。

不管是那些聽都沒聽說的小報社,還是那些鼎鼎有名的報社,都爭先恐後的報道着旅行者身亡,並加上各種浮誇的標題。

報紙,雜誌,傳言……他們在每一個傳播渠道都傳播了那位旅行者身死的消息,撰寫上自己的署名,似乎第一個發表這件大事的人,就可以獲得莫大的榮譽一樣。

拜他們所賜,幾位當事人都被迫採取了措施。

天權星已經閉門謝客,拒絕了所有採訪。

玉衡星仍舊雷厲風行忙於工作,着手處理這起事件的相關後續,至於她對記者們,只是說了一句:

「我會給所有人一個交代,言盡於此,其餘無可奉告。」

千岩軍中也下了不得擅自探討的命令。

而那位北斗船長已經前往了廣闊的大海之上,這直接讓想採訪她的媒體斷了念想。

人死了,總要入土的嘛。

所以,便有人將消息跑去告知那位碰到什麼喪事都無比興奮的往生堂堂主。

出人意料,少女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笑意,只是向總務司申請了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