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自己就是神》[原來我自己就是神] - 第3章 死訊,惡虎出籠

「周文出來,有人探監。」

獄警陳警官打開了牢門,對着周文喊道。

他應該是除了這座監牢內的犯人外,最清楚周文遭遇的人。

但他面對這事也無能為力,監牢里的犯人基本都是老油條了,打人不露傷的本事早已練得爐火純青。

他也只能讓自己的巡查更頻繁一些,盡量讓周文少挨一些打。

周文面無表情地放好了清潔工具,走出了牢門。

等他走後,犯人們的臉上便露出了喜色,因為有人探監周文,就意味着他們又能享受好東西了。

周文跟着陳警官來到了接待室,裏面已經坐着一個民警。

周文清晰地記得他,張警官,三年半之前,正是他負責周文的案子。

「周文,好久不見。」

張警官看向周文的眼神帶着莫名的意味,臉上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周文微微點頭,面無表情地坐在了張警官的對面。

這三年半的時間,他除了對四位老人和晚婉仍舊心懷愧疚外,其他的感情早已被消磨殆盡了。

不,應該還有一絲情義,只不過已經被他埋在了內心深處。

張警官微微張口,卻沒有說話,接待室一時寂靜無比。

周文目光微凝,內心隱隱感到了不安。

他直視張警官,動了動皸裂的嘴唇,主動打破了這份寂靜。

「張警官,到底是什麼事?」

張警官眼神躲閃,微微嘆了口氣,道:「你的父母……」

周文的眼裡陡然射出一道厲芒,張警官竟感到了一陣莫名的寒意襲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開口。

「你的父母,孫晚婉的父母,他們都出了意外。」

周文的身體一顫,眼裡閃過一絲紅芒,帶着手銬的雙手猛地拍着桌子,死死盯着張警官。

「你說什麼?」

「周文,冷靜。」

陳警官猛地將周文按到了座椅上,他的眼裡也帶着疑惑看向了張警官。

張警官此時覺得眼前的青年似乎變成了一頭欲要噬人的猛獸,他微微眯眼。

「雲海市前段時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坑,吞噬了一整個村莊,你的父母和孫晚婉的父母接到上級命令,一起前去調查。」

「但他們乘坐的大巴車在路上不幸發生了意外,摔下了懸崖。」

「……除了司機,無人生還。」

周文的嘴角顫抖,眼眶變得通紅,雙手緊握成拳,死死盯着張警官。

「你是在騙我,對不對?」

張警官微微搖了搖頭,道:「周文,我沒有必要騙你。」

「誰?是誰害了他們?」

「沒人害他們。」

「因為事件太過重大,涉及的也都是專家學者,省公安廳以最快的速度展開了調查,已經確認了是意外。」

張警官憐憫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心裏微微嘆了口氣。

他本不想來當這個傳話的人,但警局裡的其他人都借口說他和周文有過接觸,更容易溝通。

但那是接觸嗎?那不過是因為他抓的周文,審訊的周文而已。

最後他還是看在死去的四人都是專家學者,而如今的周文已經變成了孤家寡人,着實可憐,才選擇來走這一趟。

「意外?」

周文的身體癱倒在座椅上,雙眼露出迷茫,喃喃道:「我不信會是什麼意外……」

「我不信……」

他此刻的腦海里浮現的全是幾年前,兩家六口人的音容笑貌。

一絲絲苦澀從他的臉上浮現,他的雙手重重地抱着臉頰。

「嗚…嗚…嗚…」

一聲聲壓抑的哭聲傳出,是那樣的痛苦。

兩名警官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憐憫。

「周文,時間到了,該回去了。」

陳警官目光閃爍,手掌輕輕拍了拍周文,柔聲道。

「陳警官,我要請求假釋。」

周文放下了雙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乞求地盯着陳警官。

「可以,你這三年半的表現不錯,我會幫你給監獄長說明情況的。」

陳警官沒有猶豫,點了點頭。

這樣的情況,他根本不忍心拒絕。

周文感激地對他鞠了一躬,然後又面向張警官鞠了一躬。

「張警官,謝謝你能來通知我。」

「周文,相信我,這真的是意外,你千萬別胡思亂想。」

張警官深深看了周文一眼。

周文頓了頓,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接待室。

陳警官帶着周文去辦公室,填寫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