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自己就是神》[原來我自己就是神] - 第2章 入獄,殺人真相

安水市第一監獄。

「周文,帶着你的東西進去吧。」

陪同的獄警打開了牢門,看着裏面眾多的犯人,呵斥道:「你們都給我老實點。」

周文抱着自己的洗漱用品,默默地走了進去,坐到了一張空床上。

「哐!」

牢門被關上了。

「小子,多大了?叫什麼名字?」

一個裸露着膀子,上面紋着一條蟠龍的壯漢走到周文身邊,拍打着他的肩膀。

牢房裡瞬間安靜了下來。

周文從沉思中回過神,看着周圍不懷好意的目光,再看看面相醜陋的壯漢。

他的瞳孔微微收縮。

「十七歲,周文。」

「喲,還是個雛吧?」

壯漢眼裡發亮,帶着好奇打量着周文。

「小子,還沒滿十八歲就被安排到這個監牢,你犯的事應該不小吧?」

「說說吧。」

「對啊,小雞仔,說說吧。」

「這小子看上去細皮嫩肉的……」

周文感受到了這些人的惡意,眼裡閃過一絲慌亂。

雖然他是第一次坐牢,但看過的電視、電影可不在少數,知道監獄裏藏着許多骯髒。

「……我,殺了人。」

「……」

剛才還起鬨的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驚疑不定地看着周文,面面相覷。

「哈哈哈…..」

壯漢嘴角微微抽搐,大笑了幾聲,拍打着周文的肩膀。

「小子,年紀輕輕的,膽子不小啊。」

「你以後就跟我混了,叫龍哥。」

周文眉頭微皺,對壯漢的態度極為反感。

但他看了看周圍的人,還是識趣地開口道:「龍哥。」

「小子不錯。」

龍哥揉了揉周文的頭,臉上笑容滿面。

……

周文的監牢生活就此開始了,同時也是他凄慘生活的開始。

龍哥收周文當小弟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照顧他,而是把他當成奴僕使喚。

當天的晚上他就被打了,還是群毆,理由是他沒有將廁所刷乾淨。

他不敢反抗,咬着牙忍了,他知道這是他們給自己的下馬威。

深夜,周文躺在床上,聽着周圍人的呼嚕聲,眼裡閃過一絲寒芒。

但猶豫良久後,他還是默默地閉上了雙眼。

他的念頭轉動,意識瞬間來到了一處神秘空間,空間的周圍一片虛無。

只有正中心漂浮着九團灰色霧氣,其中一團凌駕於其餘八團之上,宛若一個蓮台。

而在正中心那團霧氣中,則懸浮着一枚透明的棱形晶石。

晶石晶瑩剔透,沒有一絲雜質,隱隱閃着微光,散發著一股令人敬畏的氣息。

周文這兩個月一直都在研究這個神秘空間,但始終沒有任何發現,也無法知道那九團灰色霧氣和棱形晶石是什麼。

他只知道在他殺它的那天,父親送給自己的那塊石頭莫名其妙地消失,然後這個空間就突兀的出現了。

而正和她待在一起的孫晚婉也不知為何發生了變異。

她的雙眼泛着紅光,臉上青筋暴起,變得毫無理智,而且還想殺了周文。

不,應該說是想吃了他。

周文被變異後的孫晚婉嚇懵了,面對它瘋狂的攻擊,他只能無奈地反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