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自己就是神》[原來我自己就是神] - 第1章 殺人,親人相疏

2014年4月10日,周文殺人了。

2014年6月7日,全國高考日,安水市中級人民法院。

「周文,你為什麼要殺孫晚婉?」

「它要殺我……」

周文的兩頰深深凹陷了進去,雙目無神,充斥着愧疚和痛苦。

「她為什麼要殺你?」

「它……」

周文的聲音微不可聞。

他緊閉着雙眼,嘴角不自然地抽動,法庭內沉重的氣氛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被告人,請認真回答我,你為什麼說死者要殺你?」

律師凌厲的目光死死盯着周文。

「我……」

「不知道。」

「……」

律師眉頭緊皺,面露不悅。

「當你使用綜合格鬥技中的裸絞讓孫晚婉陷入昏迷後,你選擇了停下。」

「但為什麼當她蘇醒後,你又殘忍地用花瓶將她頭骨擊碎,硬生生砸死了她?」

「為什麼?」

「……」

周文沒有理會眼前正氣凜然的律師,他扭過頭,朝身後的旁聽席望去,但旁聽席上卻是空無一人。

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一股絞心的痛湧上心尖。

在周文未沒有注意到的角落,坐着一個長相清秀,穿着白色T恤和藍色牛仔褲的少女。

少女扎着馬尾辮,上面的頭繩五顏六色,極具喜感。

她潔白的貝齒緊緊扣着紅艷的下唇,一絲絲的血跡慢慢滲出,卻毫不在意。

她那雙明亮的眸子里透出傷痛和迷茫,正死死盯着那道散發著孤獨和痛苦的背影。

……

「……經調查取證,周文殺害死者孫晚婉一案,事實明確,證據確鑿……鑒於本案被害人家屬的諒解和懇求……」

周文的頭猛地抬起朝法官看去,那雙紅腫的眼裡滿是驚愕和不可置信,緊接着又深深地埋下了頭。

「……判決如下:被告人周文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零六個月……」

聽到判決書的周文沒有任何反應,但角落裡的少女已經悄悄流下了淚水。

……

周文被**押着朝警車走去,臨上警車前,他看到了兩個身影。

一個站在東邊,一個站在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