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還有這種操作》[原來還有這種操作] - 第8章 高等魔族的威脅?一決勝負吧

將點心帶回去後,張三完成了委託。現在張三的資產是0.22G,大概是貓友酒庄三天的工資。

”接委託,也不容易呢。幸福嗎…… ”晚上,張三躺在床上想着,一天的疲憊忽然涌了上來,他不一會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張三就起來拜訪了克拉婆婆。上次克拉婆婆很早就起來了,想必做點心要起得很早吧。開店,真辛苦呢。

克拉婆婆一如既往地對張三的到來很開心,因為她的兒子是一位魔物獵人,專門做採集魔物素材的營生,賣掉一部分補貼家用,剩下的留給點心鋪做成點心。由於他的級別不高,所以只敢在卡爾里斯山脈外圍活動。不過就算這樣,一年之中回來的次數也很少。

其實雖然帶回的魔物素材級別很低,但是足夠克拉一家富足生活了。不過克拉婆婆的兒子由於工作性質,仍未謀劃婚事。一個老人的花銷,總比一家四口的花銷少的多。而且老人也在掙錢,又沒有孩子要養活。

但克拉婆婆仍然頭痛——以後自己不在了,總不能讓兒子一個人孤單地活着吧?他倒是絲毫沒有自覺,樂得清閑——照顧孩子,很麻煩,工作又很忙,一個人也挺好的。

言歸正傳,克拉總是一個人住在這屋子裡,每天最讓她開心的莫過於清晨點心鋪前熱熱鬧鬧的集市和跑跑鬧鬧的孩子,這總能讓她回味漫長人生中悠閑快樂而美好的時光。不過如今來買點心的孩子少了,克拉婆婆多多少少有些寂寞。如今張三來她家裡做客,她笑得合不攏嘴,恨不得把所有的點心都送給他。

”克拉婆婆,我前幾天去了阿爾卡鎮新開的點心鋪給人捎東西,問到了她們店的招牌點心的秘密。 ”張三說。

”秘密啊……可點心這種東西,也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啊, ”克拉婆婆拿着一個小杯子,給桌上的花添了點水, ”如果是秘制的點心,老婆子我也有自信不會輸。可……是什麼秘密呢? ”

”是魔物阿提卡斯的花瓣。 ”

”什麼? ”

克拉澆水的手停住了。

”她親口告訴你的? ”

”對, ”張三點了點頭, ”開這家店的是一位魔女,據說通過鍊金術將花瓣的魔力保存下來,又一再保證無害。她主張的是,她所提供的幸福是危險的,但是讓人付出的是最小的代價。 ”

”魔女…… ”克拉婆婆若有所思。

”怎麼了,婆婆,你認識她么? ”

”哦,也許是我想錯了吧,也許不會是她。 ”克拉婆婆眼角的皺紋更加明顯了,勉強笑着搖了搖頭,但是腦海中卻出現了一個女孩的笑容,女孩的後方是漫山遍野的塞西西里爾花。

克拉婆婆出神之際,手中的杯子沒拿住,倒了,水撒了一桌,於是她慌忙收拾。張三也一起幫忙,卻突然注意到,瓶中的花不是上次看到的塞西西里爾,取而代之的,是一朵火紅而熱情的花。

”這是……比爾里卡花? ”張三問道,語氣有些不確定——克拉婆婆不是喜歡塞西西里爾的素雅嗎?怎麼突然換成了如此熱烈奔放的花。

”哦,那個啊, ”克拉婆婆在水池前擠着抹布的水,頭也不回地回答道, ”是雅各布送的。你認識他么?就是翻斗花園的有名園藝師。 ”

張三點了點頭。豈止是認識啊,還聽到了他狗血的經歷呢。

”那是他昨天晚上託人送來的, ”克拉婆婆來到桌子前擦拭了起來, ”說是……要感謝我的點心,讓他重拾了生活的熱情,請我務必收下那束花。啊,對了……除了比爾里卡,還有琅碧卡和羅蘭。你如果喜歡,我可以分你一點。 ”

”謝謝婆婆,但是不用了。 ”張三連忙擺手謝絕。

克拉婆婆見狀不再堅持,邊擦桌子邊自言自語道: ”可我從沒見過他來買點心,送花的也許並不是他,也許是別人要他送來的,但究竟是誰呢? ”

張三聽了,默默不語擦着桌子。他還沒有無聊到把別人痛苦的過往秘辛大肆宣揚出去,也沒有資格這樣做。張三並非不信任克拉婆婆,只是,有些事情還是只有當事人知道比較好。

就是可惜了雅各布的謝意,沒能好好傳達,被當成了別人的謝意。這份真誠,張三確確實實地體會到了,但是張三也愛莫能助。畢竟表達謝意這件事,他沒有資格隨意代替別人。

”幸福嗎…… ”張三承認,魔女說的幸福的確很誘人。但是雅各布這份真誠與感激讓張三更加堅信,虛幻的幻覺消失後終究會帶給人絕望,而只有那份平和與希望,才是真正令人放下痛苦與哀愁、能讓人更好地追求幸福的幸福。

”克拉婆婆, ”張三一邊擦拭一邊問道, ”用阿提卡斯花瓣做成的點心,吃了真的不會出問題嗎? ”

”怎麼可能呢?她只是沒說實話而已。短期確實不會出問題,但畢竟是魔物的魔力,具有魅惑的邪惡力量。每次食用,精神值都會降低,並且有概率陷入幻覺。而且食用後,對女神的信仰降低,女神的加護會不斷減弱,直到失去加護。除非自己變成魔族,否則無法得到任何好處。 ”

”那這種點心豈不是很危險? ”張三驚呼。

”是的, ”克拉點了點頭, ”看來我有必要去隔壁的鎮子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