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龍戲唐》[游龍戲唐] - 第4章 小心試探(一)

  這丫頭,還真是迷死人不賠命的主兒!

  儘管芳兒也就十五歲出頭而已,可架不住這時代的女子都早熟,儘管眉眼還未完全長開,依舊算是個青蘋果,可卻冒着誘人的香味兒,饒是陳子明前世時也算是看多了影視上的美女,卻還是被芳兒的笑弄得一愣一愣地,就差沒當場流哈喇子了。

  「少爺,你,你……」

  被陳子明這麼愣愣地看着,芳兒可就有些笑不下去了,小臉一紅,跺了下腳,又羞又氣地不依了。

  「沒,沒啥,啊,芳兒,咱這左跨院里怎麼就你跟福伯二人,不是還有林嫂他們么,怎地都不見了人?」

  芳兒這麼一羞怒,陳子明可就有些心虛了,好在臉皮足夠厚實,倒也沒露出啥尷尬之色,而是打了個哈哈,緊趕着轉開了話題。

  「都走了,前日大少爺您一死,啊不,不是死,是,是……,哎呀,總之呢,二娘就發了話,說是左跨院用不着人了,就讓林嫂他們都走了,還說,還說……」

  芳兒儘管聰慧,可到底年歲尚小,被陳子明這麼一撥,注意力也就跟着轉了開去。

  「還說了啥?芳兒莫怕,有何事只管直說好了。」

  陳子明壓根兒就沒在意芳兒話里的語病,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其欲言又止的後續之上。

  「二娘還說,還說……,那個,讓奴家去照顧二少爺,不過奴家沒答應。」

  聽得陳子明這般逼問,芳兒的小臉頓時又是一紅,忙不迭地便低下了頭,不敢去看陳子明的眼,吶吶地道出了實情。

  「哦?」

  芳兒此言一出,陳子明的眉頭頓時便是一揚,但並未有甚旁的表示,僅僅只是不動聲色地輕吭了一聲,旋即便默默地思索了起來。

  二少爺指的自然是陳子明的同父異母弟弟陳鎮,說是弟弟,其實也就比陳子明小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兄弟倆從來就尿不到一個壺裡去,打小了起,就沒少互毆,雖說各有勝負,可總的來說,素性狡詐的陳鎮佔上風的時候還是要多出不老少的,前任每每提到二少爺,總會有着莫名的怒火,然則陳子明卻並不會如此,他在意的只是殷氏如此迫不及待地要將整個左跨院肢解個徹底的真實用心何在。

  沉思的男人對於女人來說,從來都具有最強大的殺傷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更別說陳子明本身就長得英挺不凡,他這麼一沉思不打緊,卻令芳兒原本就紅着的小臉頓時便更紅了幾分,痴痴地望着陳子明,水汪汪的大眼睛裏滿是無限之柔情,卻渾然忘了個事實,那便是原先的陳子明愣得很,脾氣從來都不算好,每每提到了二少爺之際,總會大發雷霆,斷然不會似此時這般皺眉沉思。

  「大少爺,大少爺!」

  就在房中二人一沉思一發痴之際,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中,就見福伯端着個熱氣騰騰的銅盆子大步流星地闖了進來,一邊走,還一邊興奮奮地嚷嚷着。

  「哎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