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劍來儀》[有劍來儀] - 第8章 昏迷

配合凝光劍法的心法是《凝氣口訣》,心法主要有三層,分別是凝氣、凝心、凝神。

凝氣,是指吐故天地,以納其氣,壯大氣海,其氣海強大則氣機充盈;凝心,是指意息交融,以養其身,淬鍊體魄,其肉身強橫則萬法不侵;凝神,是指蓄力生機,以補其神,涵養識海,其識海強悍則靈感無妄。氣機、肉身、識海,三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也只有氣海越大,才有更多的氣機去淬鍊肉身和涵養識海。所以,氣海的大小是決定每一個武者強弱的根本區別。

此刻,龐大的天地之氣聚集在孟驚寒的頭上,從百會穴灌注到他的身體,最後進入金色氣海進行轉化。

如果有人看到他吞噬天地之氣的陣勢,一定會目瞪口呆。因為常人修鍊天地之氣,都是一絲一縷慢慢煉化。像這般鯨吞天地之地,實在聞所未聞,怕是一不小心就會爆體而亡。

其實,這也是因為他的金色氣海之故,它的轉化速度是別人氣海的百倍效率。而在轉化、吸收大量的氣機之餘,金色氣海也會把氣機散入到筋骨皮進行滋養。

遠遠看去,他此刻像鍍了一層金光,在夜色之中,顯得那麼鮮明、出眾。

進入冥想的孟驚寒,並不知道這一切,他只覺得全身暖流,神識清明,思維無比敏捷。

「如何由二而一呢?」

「能不能像兩根樹纏一樣,把兩道劍氣纏在一起?互為作用。」

「不對,樹藤纏到最後,雖然藤身互入對方肌體,但是最終分開生長,依然為二。」

「又或者像兩顆飛行的石子,取其交叉的那一刻?」

「也不對,這只是一瞬間的一,不符合劍式的主旨。」

他一邊思索,一邊識海演練。

「所謂的由二而一,不是指劍氣由二而一,應該是去繁剝簡。因為劍就是劍,二也好,四也好,八也好,劍氣只是表象,劍才是核心。」

「對,一定是這樣,劍在心,劍氣幾道並不重要。」

「所謂萬象,也不是萬千景象,而是說一劍包羅萬象。」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轟!

一股難以言明的狀態湧上心頭,無意之中,他竟然參悟出「劍心明」劍術境界。

所謂「劍心明」,是指明白了劍是什麼,即劍的固有性質。「劍心明」之上,是「劍心澄」和「劍無暇」。

明白劍的性質,劍心明;明悟劍的實質,劍心澄;明見劍的本質,劍無暇。它們也被稱之為劍術的三大境界。

很多人終其一生都明悟不了,因為他們只是把劍當做工具。

這時,孟驚寒睜開雙眼,起身抽出長劍,向前一拔,一道縱橫劍氣沿着沙土由淺入深地延伸,劍氣過處,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

他滿意地點點頭,收劍入鞘。

月落日升,新的一天又來臨。昨晚劍術小成和悟出「劍心明」的喜悅,也抵擋不住現實的殘酷,如果再找不到水,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趁着清晨氣溫不高,他趕忙出發。一路上,他抓了不少蜥蜴和蠍子,這是今天的食物。

日過中天,毒辣的太陽,曬得沙漠升起了熱浪。

他搖了搖裝水的葫蘆,只剩下一丁點水了,拔開塞子,仰頭抿了一小口。

又翻過一個沙丘,他突然看到前面有一片綠洲和一個小鎮,大笑了起來,向著那邊狂奔而去。

可跑着跑着,他發現不對勁了,綠洲和小鎮明明近在眼前,可都跑了好一陣子,竟然還是在前面。

這一陣狂奔,他的體力消耗甚巨,嗓子更是幹得冒煙,只好把最後一點水喝了。

他提振精神,繼續向著綠洲和小鎮走去,這是唯一的希望,對不對勁已經顧不上了。

憑着強大的毅力,他又走了好一陣子,開始感到頭暈目眩,最後一頭扎到黃沙里,昏了過去。

「小姐,你把一個不認識的人帶回家,而且還是一個男的,也不怕老爺責怪。」

「爹知道了再說,我不能見死不救吧。」

「就你好心。咦,小姐,你還別說,這人洗乾淨臉之後,還挺好看的。嘻嘻!」

「你呀,沒個正形。」

「我就說一句好看,怎麼沒個正形?」

「你還敢頂嘴?」

「哎呀,痛痛痛,小姐,你就別掐了。」

聽着兩個清脆的聲音,孟驚寒有點茫然地睜開了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頭上是一頂白色帳篷。

「自己沒死?」

側眼一看,房中有兩個女子正在打鬧。一個穿翠色衣服,一個穿白色長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