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劍來儀》[有劍來儀] - 第2章 入山

「不要試圖打探什麼了,還是乖乖地跟我回去吧。」

沉默,還是沉默!

王奇也沒有生氣,反而很有耐心站着。

回答一個自己也不知道的問題,顯得很愚蠢;正面去承認連自己也不知道的問題,尤為愚蠢。

王奇自認不是一個愚蠢的人。

山伯也沒有再問,既然得不到答案,考慮目前的處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現在四面都是黑騎,只要稍有動作,他們就會撲上來。

好不容易躲到這個村落,享受了兩年的平靜日子,看來終究是逃不過這劫難。

當前唯一的機會,便是村後的幽暗森林,但從茅屋到達那裡,需要一定的時間。

一直沒有動用最後的保命手段,看來今天終於要派上用場了。想到這,他不由自主地把手探進衣袖。

但是他的這一動作,立刻被天生警覺的王奇發現,長刀舉起,喊道:「殺!」

屋外的黑騎,便像潮水一樣湧進院門,一把把明晃晃的長刀,在火把下,寒光閃閃。

孟驚寒已經拔出了長劍,逃亡這十年,在山伯的教導下,孟家的「凝光劍法」也有所小成。

眼看孟驚寒要和黑騎絞在一起,山伯趕緊一把拉住。開玩笑,對方這麼多人,簡直就是送死。

他一手拉住孟驚寒,一手從衣袖掏出一顆黑色的珠子,然後向著前方就扔了出去,並拉着孟驚寒就向屋後跑去。

「退,快退!」

王奇很是警醒,奈何為時已晚,他雖然快退一步,但爆炸的衝擊波依然讓他震出內傷。

煙霧散開,地上已經躺着幾個人,或血肉模糊,或奄奄一息。

「轟天雷。」

王奇懊悔不已,在勝利面前沖昏了頭腦,竟然忘記提防孟家的這一殺器。

作為曾經孟家的人,他最清楚這轟天雷的威力,只要小小的一顆,就足以讓四品武者身死道消,五品武者挨中不死也要脫層皮。

而他,不過是一四品武者。

努力地咽了一口血,王奇眼中凶光大熾,用長刀指着兩人逃跑的方向,嘶吼道:「追!給我追!」

轟天雷的威力很大,但家主的獎勵更大,至於手下的生死,他就顧不上了。聽到命令,一眾黑騎沒有任何猶豫,快速地追了上去。相比起軍法的處置,死,或許並不可怕。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山伯和孟驚寒也是使出渾身氣力,一路疾跑,直到跑到大山山下,才速度稍微慢了下來。老的,畢竟年紀大,氣力下降;少的,畢竟年紀小,氣力不足。

想着形勢危急,山伯便對孟驚寒道:「公子,只要跑進幽暗森林,應該就安全了。我們兩個人一起,他們會很快追上來的,你先走,我來斷後,這樣才有一線生機。」

孟驚寒倔強地道:「不,我要和山伯在一起,大不了一死了之。殺一個不虧,殺兩個還賺一個。」

「啪!」

孟驚寒捂着臉,不敢相信這是山伯打的耳光。

山伯怒道:「你死了,誰來救家主?你死了,孟家怎麼辦?你死了,我們這十年的逃亡意義何在?」

「可我現在只有山伯您一個親人了。」

聞言,山伯心頭一震,嘆息道:「公子,你是一個重情義的好孩子,我真的很欣慰。不過,我已經是一把老骨頭,沒有辦法為孟家報仇。只有你,才是孟家的一切希望。只要你不被抓,沒有死,家主的命也就暫時沒有性命之憂,這個道理,你明白嗎?」

孟驚寒流下淚來,他知道山伯說得對,可是十年來,兩個人一直相依為命,山伯一個人面對危險,叫讓如何心安。

山伯停下腳步,堅定地道:「我有轟天雷,也不一定會有事。他們人多勢眾,與其廝殺,不過是枉送性命。公子,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一定牢記住這句話。」

說話之間,後面的追喊之聲又迫近了。

「走啊,快走!」山伯嘶吼道。

「山伯!」

「公子,你再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山伯!」

孟驚寒突然跪在地上,向山伯磕了一個頭,用手擦掉眼淚,起身就向山上跑去。

看着孟驚寒遠去的身影,山伯老淚縱橫。

「公子,保重!」

不一刻,王奇帶着黑騎追了上來。看着山伯和山伯身後幽暗的大山,內心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不過,到嘴的鴨子若是飛了,他要面對的,也是恐怖的處罰。

他沒有任何選擇,就算是黃泉路,他也要殺過去。

想到這裡,他揚起長刀,欲向山伯殺去,卻看到山伯揚了揚手中的轟天雷,只好又停了下來。

山伯自然沒有扔出去,因為這是最後一顆了。

王奇恨不得千刀萬剮了山伯,但又不敢動,可是一直對峙下去,孟驚寒跑了,後果不堪設想。

一狠心,剛要踏出腳步,他看到山伯又揚起了手。

「這老狗!」

眼看時間一點點過去,王奇不敢耽誤下去了,揚刀喊道:「殺!」

接着,他便和黑騎一擁而上。但這次山伯真的把轟天雷扔了出去。

轟!

一聲巨響過後,又一批鐵騎倒在王奇的眼前,這讓他目眥欲裂,心中的憤怒更是瘋長,他冷然看到山伯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就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