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導力》[誘導力] - 第3章 沈懷遠受傷

不管怎麼說,眼前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有句話說的好,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吧。

不論是上課還是下課,江酥酥都一個腦都在背誦,絲毫不顧及其他。

「勁爆消息,沈懷年和陳染在後操場打起來了。」

自己一時間過於關注學習,都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她猛地站起來,疾步走了出去。剛到操場,就看到眼前一幕,瞬間心中「咯噔」一聲。

少年被兩個布滿紋身的男子狠狠一拳,整個身體重心不穩,跌倒在地,手臂撞到了旁邊的石頭上,血絲順着手臂流了下來。

江酥酥頓了頓,眼淚幾乎都要出來:「別打了,我讓你別打了。」

少年維持的跌倒的姿勢,低着頭,還沒有恍神過來,聽到她的聲音,這才抬起頭來,眼角似乎感受到一絲疼痛。

她飛快的站到他面前,雙手撐開,眼神充滿兇狠:「我剛剛已經給保衛處打過電話了,這裡到保衛處已經也就不到五分鐘,你們不會不知道這是有監控攝像頭的吧。」

帶頭的大哥順着視線看過去,果然有一個監控攝像頭,身後傳來嚴厲的呵斥聲:「你們幹什麼的。」

花臂陰狠瞪了一眼眼前瘦弱的姑娘,烙下一句話:「你給我等着,最好期望你放學回家的路上不會出什麼事。」

看着他們落荒而逃的背影,江酥酥故作一直緊繃的肩膀這才如負釋重,她看着他身上的傷口,覺得心口發酸。

她知道他的能力,之前在貼吧看到過,他可是全國青年組跆拳道亞軍,可是就在剛剛,他完全有能力和機會進行反擊,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任由別人的拳頭嘲諷。

他就是這樣,什麼都不去反擊,如同浮萍,好像什麼都和他無關,也包括自己的身體,所以自殺也是如此嗎?

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事情值得讓他留念嗎?

這種無力感瞬間席捲她全身。

她害怕,害怕下一次不在她的視線里,他就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不見。

江酥酥輕輕握住他的手臂,試圖讓溫熱的觸感來緩解心中的不安,像是新生兒抓住這個世界的第一縷明亮的光芒。

「我帶你去醫務室看看吧。」

「同學,能不能放開我的手。」他神色有點僵硬。

「我不放,就讓大家都看着,我是不介意我和你傳出點什麼,你要是想讓我放手也是可以,除非你和我一起去醫務室。」

江酥酥大眼睛烏亮烏亮的。

四目相對。

最後,他敗下陣來。

他倒是無所謂,只是女孩子的清白還是比較重要的。

少年不再掙扎,任由她牽着他,這到醫務室還有點距離,手掌心的溫度讓沈懷年有點異樣,但是始終都沒有掙脫。

「怎麼回事,打架了?」

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奶奶着急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扶了扶鼻子上的老花鏡,抬起沈懷年的胳膊看了看。

「怎麼腫的這麼厲害。」老奶奶拉着他的手臂大幅度擺動,時不時的按着關節處,看的江酥酥都心疼不已。

倒是沈懷年面不改色,硬是不哼一聲。

「需要拍片的才能看出來情況。不過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