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咒》[永生咒] - 第9章 冤家路窄

陳安之冷冷地看着當先那人,這人名叫閻季,聽名字就知道這人在家裡排行老三,模樣很是俊俏,但卻是個尖下巴。

閻季嘴角一扯,捏着尖下巴,露出邪笑,道:「陳安之啊,你身上的傷這麼快就好了?」

這話是明擺着威脅陳安之,身後的周宗發揉着自己的下頜,煽風點火道:「這小子是條瘋狗,見人就咬,明擺着是找冉老大的晦氣。」

「托你們關照,還不算太嚴重,」陳安之古井不波,一雙眸子幽深如潭,全身透着平靜和淡然,「你們老大冉昶關禁閉出來了嗎?」

閻季不理會身後的小嘍啰,看着陳安之桀桀而笑,道:「咱們關照還不到位嘛,冉老大雖說是關禁閉,但修鍊可是一刻沒有落下,現在已經是溪境大圓滿巔峰啦。」

陳安之心裏也知道,現實就是這麼真實,學員犯錯關禁閉,本是不應該繼續修鍊的。

但冉昶是景陽村村長冉浩天的兒子,羅星海山長肯定要給其一定的面子,規矩算什麼?規矩是人定的,也是給人破的。

同時,陳安之心中升起一股深深地危機感,以他現在的狀況,他越到煉炁期的後期修行的難度就會成倍增加。

閻季的目光像錐子一樣審視着陳安之,像是看透了陳安之的心思,道:「冉老大本來說今天出關來見見你,再當面關照你一下,可是冉老大摸到了川境的門檻,便只有以後再關照你了。」

周宗發趕緊道:「閻哥,千萬不能這麼算了,咱們今天損失可不少,必須算在他頭上。」

「閻哥,這傢伙一定是想報仇,他拿冉老大沒辦法,便來拿我們出氣,而且今天本金和利息沒有收回來,這可是大損失,都要算在他身上。」

周宗發眼裡閃出怨恨,在學堂里放高利貸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歸了冉昶,他們害怕冉昶怪罪,便要將損失都算在陳安之的頭上。

陳安之冷笑道:「我這兒有二十塊血精石,二十三塊玉精石,你們要不要?」

閻季和周宗發三人都是眼睛一亮,二十塊血精石就是一百四十塊玉精石,,一百六十三塊玉精石,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但閻季和周宗發三人想得不一樣,閻季知道這二十塊血精石是冉家給陳安之的賠償,他只要奪過來交給冉昶,也是給冉昶找回了面子。

另外三人想的卻是從中分一杯羹,找回今天的高利貸損失後,剩下的精石他們四個人還能分到不少。

雖然都是冉昶的小嘍啰,但閻季和冉昶是同一個村的,先天是一個集團和立場。

而周宗發是剪柳村的,另外兩個是小蟲村的,因為學堂里的剪柳村學員中沒有強勢的,小蟲村村長的女兒獨來獨往,所以有些弱小的學員便依附到了冉昶身邊。

依附強者是大部分人都有的軟弱性,因為他們需要安全感!

閻季朝周宗發點了點頭,周宗發立即會意,道:「既然你這麼識時務,那便將血精石交出來吧,今天的事我就當是一場誤會了。」

「不!」陳安之道。

「什麼?」周宗發以為自己聽錯了。

閻季的臉色陰沉如水,兩道稀疏地眉毛也深深地攢到了一起。

陳安之輕笑一聲,不屑道:「有本事你們就自己來拿,不要狗仗人勢妄圖讓人屈服於你們幾個敗類。」

閻季腦海里浮現出上次陳安之被冉昶收拾時的倔強模樣,依舊是這般不屈不撓,寧折不彎的倔強樣子。

「你們上!」閻季使喚周宗發三人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