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咒》[永生咒] - 第4章 寧有種乎

「小安,」

陳若雲還想爭取一下,畢竟她是真的把陳安之當兒子看:「李家那邊我們談好了,只要你願意今年便可把婚事定下來。」

陳若雲沒有再提過繼的事情,她不想把訂婚的事情作為交換的籌碼,那樣就會讓他們之間的感情不純粹。

陳安之也不禁望向姑媽,因為李家的女兒李月琳便是造成原主被打傷的始作俑者。她與幾個好事者打賭,讓原主三天之內對其表白心意。

原主本就是一個溫和善良之人,不知道其中有詐,最後他們成功了,他們將原主羞辱了一番後,便果斷將其拋棄。

知道真相的原主氣不過,找他們理論,卻被其中的中溪境高手打成重傷,學堂雖然鼓勵學員比斗切磋,但是絕不允許將人重傷致死。

他們為了逃脫懲罰,便給重傷的陳安之灌酒,然後向學堂山長誣告原主醉酒行兇,才逼得他們自衛還擊。

陳樂之道:「李家這麼容易就答應了?」

穆青山冷哼一聲,冷笑道:「李家算個屁,小安幸好沒事,如果有個好歹,李元愷便拿命來償還吧!」

穆青山不是說大話,陳家雖然是小門小戶,但穆青山和陳安之的父親陳家年在剪柳村的威名如雷貫耳。

如果他不重生過來,原主就已經死了,穆青青山一定會將李家剷平。

穆青山雖然身體有問題,但是如果放開壓制毒物的禁制,即使修為是大至境的村長古劍山也要退避三舍。

陳安之道:「姑媽,姑父說得對,好男兒何患無妻,這期間發生的事情對侄兒觸動很大,我現在只想提升修為,不作他想!」

這樣的話已經說明了陳安之的態度,陳若雲雖然很失望,但最後也欣然同意。

陳若雲眼睛裏閃過一絲寒意,道:「李家那兒還是要把聘禮過去,小安要不要她無所謂,但他家女兒只要還在剪柳村,三村之內,我看今後誰家敢娶她做兒媳婦!」

………

半個時辰後,陳安之再次出現在村外寧河邊的柳樹林里,這裡樹高林密,人跡罕至,很少有人來此處。

陳安之在這裡閉目入定,錘鍊體內的經脈,天地之間的元氣從頭頂的百會穴進入神竅,再流入身體六極,即頭顱的天極,軀幹的中極,和四肢乾坤極。

身體六極共有一百零八條大脈,這一百零八條大脈乃是天生石脈,沒有任何靈氣流轉,要成為真正的修真者,就要用靈氣將石脈完全打通。

在採氣煉脈的階段,只能被稱為靈者。

採氣煉脈有六大境界,分別是源境、流境、溪境、川境、龍境、至境,每境界分小中大及大圓滿四個小境界。

無量境不在煉炁期六大境界之內,相反,這是一個隱藏境界,因為無量境實在太過艱難,修真者基本都選擇跳過這個境界,直接進入炁陽期五炁朝陽。

陳安之清楚,崑崙洲五大聖帝境強者,都曾渡過無量境,所以無量境對後期修鍊能走多遠,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陳安之現在只是一個中流境的普通靈者,他今天必須用靈氣將中流境的壁障洗鍊,才能邁入中流境之巔峰。

三個時辰後,陳安之終於睜開了眼睛,只見他眼睛裏閃過精光,渾濁的鼻息排出了體外。只感覺神清氣爽,四肢百骸精力充沛。

「這身體還是太孱弱了,靈根也只是玄級中品,基礎不好,竟然花費了六個小時才將靈脈的一層壁障完全洗鍊掉!」

陳安之前世雖然覺醒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