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無名星》[永別,無名星] - 第6章 第一次

胡久月第一次躺在客棧的床上,失去家的自己還會有很多個第一次要去做。

比如說,殺死第一個以往並不認識的人。

她並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

她像在霧中徘徊,覺得每個落腳的地方都不錯,又覺得每個地方都是沼澤。

和以往不同,今天的她,第一次覺得思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胡久月看向立秋,因為也沒有什麼別的值得看了。

胡久月對自己的身份保密不抱任何信心,眼前這個怪傢伙會不會知道自己是誰?

不如說她應該是知道自己是誰才會把自己綁過來。

胡久月想着自己可不可以更詳細的問一下父親的事情。

但這有些冒險,胡久月覺得還是不要破罐子破摔比較好。

特別是立秋這捉摸不透的樣子,讓人分不清她是十六歲還是一百一十六歲。

立秋那雙水靈靈的眼睛看着她,彷彿真的是因為好玩才強拉胡久月入伙。

等了一會兒,兩道影子出現在門外,敲門聲響起,立秋笑着回頭看了胡久月一眼,然後開了門,讓那兩個人進來的同時自己也順道走了出去。

她們兩個人都很漂亮,雖然比不上立秋,高個子的那個氣質溫婉,帶着和藹的微笑,小個子的那個面無表情的低下頭。

她們都不像殺手。

兩個人看着都是二十齣頭的少女,相貌有七分相似,好像是一對姐妹。

不過不排除也像剛剛的立秋那樣。

太隆重了,胡久月感覺自己有點受不起。一般來說,不應該還有一堆和她一樣的剛剛入行的新手被統一訓練,可目前這情況看來,像是二對一的特訓。

立秋跑了下去,不知道去幹嘛了,只留下那兩個陌生少女和她留在這屋內。

胡久月沉默着,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兩個人。

「你好。」個子高的那個女孩打着招呼。

「你好。」胡久月回應道。

「我是大寒,她是小寒。我們兩個是二十四使。」大寒拍了拍矮個女孩的肩膀。

初次見面的氣氛有些冷,不如說這種相處的開頭其實挺糟糕

小寒依舊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說的小寒反而更令胡久月安心。

因為有立秋的前車之鑒,她對沉默的女孩子反而感覺更安全。

「我是小寒。」正當胡久月這麼想的時候,她卻微微彎腰行了一禮,柔聲說道。

胡久月愣了一愣,沒有反應過來。

「她是剛入行的,你禮貌過頭嚇到人家了。」大寒笑笑說道。

「畢竟我不是立秋,我覺得這樣更好。」小寒緩緩說道。

「你呢,你怎麼稱呼。」大寒問道。

「冰歡。」胡久月隨便編了一個名字。

取自她的母親和姐姐各一個字,至於父親,雖然自己的身份對她們來說未必是秘密,但自己現在還頂着他的姓不太安全。

氣氛陷入了沉默,因為她們彼此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好說的。

直到立秋上了樓,帶了一塊糖糕遞給胡久月,說道:

「吃塊糖吧。」

如果她只說了這一句,那麼胡久月估計會暫時把糖放進懷裡。

「嗯,和你被我打暈之前咽下去的糖是一個品種。」

胡久月嘆了一口氣,只好把糖糕放進嘴裏,慢慢地咀嚼。

出乎意料的很好吃,比她以往吃過的所有東西都好吃,除了香味比自己在家喝的最後一碗茶差了點。是因為剛剛直接和着布咽了下去,還是說那根本就不是之前咽下去的東西呢。

高個女孩依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小寒目光閃動,在自己咽下去之後用一種悲憫的眼神看着自己。

「再見了,我還有事要忙,你們好好相處。」立秋笑着和胡久月熱情的揮手告別。

立秋總是笑得像未經人事的少女一般天真。

「好吃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