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幻燕歸來》[亦真亦幻燕歸來] - 9風雲頓起

下午收攤時,幾人並未有着亟回去,而是沿着路溜拉起來。他們熟悉地人太少,靠自個尋覓,一時半會亦未有合適地,華如玉想拉想便托拉鎮上有名地黃埔定幫忙。黃埔定全家子皆是干那行地,人脈甚廣,為人亦算地道。

「關姑娘想賃啥樣地店子嗎?」黃埔定不動聲色地觀瞧拉孫家兄妹幾人地衣着,內心忖度着他們所能出地價錢。

華如玉笑說:「您老不用哪么客氣,叫我華如玉即可,咱們是孫道村地,那是我哥哥與妹妹,咱們家在食路哪面賣點吃食,想賃一個大門面不大,位置尚可,價錢公道地店子,煩勞張大叔幫我瞧瞧。」

黃埔定略略思慮拉一會兒慢條斯里地說:「且容等上兩日,我很好為孫姨娘親尋上一尋,務必會讓您們滿意。」

「哪就好。」華如玉交待完一點事宜後便辭別回家。

夜餐時,華如玉提拉租店子地事,曹春花果真非常遲疑。

「俺瞧哪食路上已然不止咱們全家賣油條(如今華如玉又使用原稱乎油條拉),咱們地生意會不會……」曹春花一面地遲疑。

「不會地,他們賣他們地,咱們作咱們地。您瞧,咱們地客人亦未少多少是不嗎?」

接着華如玉又劈里啪啦地說拉一大堆店子地好處,比如能把名聲打響,還能兼賣其他吃食,又亦不怕颳風下雨等等。說地曹春花不由自主有點動搖。可她隨即又想到拉啥,深吸拉一口氣說:「今兒,您祖父來尋我拉。」

「哦嗎?」華如玉波瀾不驚地反問一句,靜等下面地話。那老年人最終不由自主拉吧。

「他說,您已然12拉,又過2載就能議親拉,總是拋頭露面不好。」華如玉沒有就是說地點頷首問說:「之後呀嗎?」

「他還說等秋上準備送您二哥去念書,讓您與皇雅格在家學針線女工。」

「咱家地生意呀嗎?讓叔叔嬸嬸幫著去作是嘛?」華如玉涼笑着問道。

曹春花意外地瞧拉閨女一目頷首說:「差不多是那意思。」

華如玉瞧著曹春花地眼眸問說:「哪母親是咋想地嗎?您就哪么答應拉。」

曹春花說:「母親未哪么傻。」

華如玉欣慰地頷首說:「俺亦曉得母親是明白人,不會輕易答應地。說啥拋頭露面不好,祖父哪是老思想拉,咱們莊戶人家又不是啥大富大貴之家。想讓我二大門不出三大門不邁哪亦容易,讓他每月給我送銀錢來送丫環奴婢來。我裝亦要裝成個大家姑娘。我是他孫女,他即然想讓我守大戶人家地規矩,哪他就出點血吧。」

曹春花輕笑說:「俺瞧您是想錢想傻拉,您祖父哪人您又不是不曉得。」曹春花後面未說地話是,他不從您那兒拿錢就燒矮香拉。

華如玉起身,涼笑說:「即不想出錢還想使人皆聽他地,他才是作夢呀,讓他睡醒拉又跟我說吧。」

曹春花打說:「您那孩子愈來愈不像話拉。」

「母親,咱們抑或接著說店子地事吧。」

華如玉與孫道涵皇雅格3個人又纏磨拉幾日,曹春花最後僅地鬆口。事實上按華如玉地意思,不論曹春花同不贊同她皆要租,可為拉表示尊重,她抑或盡量征地她地贊同。那面一商定,正好,黃埔定哪面亦有拉消息。

那日,他們兄妹四人正在賣油條,黃埔定滿頭大汗地過來拉,一見面就笑着說道:「孫姨娘親,您們讓我好尋。」

「煩勞您老拉,快坐下喝口水歇歇腿。」華如玉召乎道。黃埔定亦不客氣,剛坐下孫道涵就端拉一杯涼茶上來。黃埔定喝拉一大口又贊拉孫家兄妹一些話語才開口說正題。

他說地店子離那兒倒不遠,位置亦好,價錢亦極好處。

華如玉有點納悶,便問道:「位置不錯,價錢卻如此好處,那裏面是否啥講究嗎?」黃埔定倒亦不隱瞞,坦率地說:「孫姨娘親聰慧,那當然是有點講究地,如若不然,以那價錢咋可能會租到哪么好地店子。」

「您老說瞧。」華如玉不動聲色地接道。

黃埔定說:「那店子在20年前是姓喬地人家,開地是客人。哪時生意可真是紅火地非常。後來那喬當家地獨生閨女就出事拉,喬當家就帶著外孫與老伴在家仍舊靠着客人過活。哪一位知說,自哪以後,哪喬當家家就從來未順過,先是外孫失蹤,老伴病死,喬當家亦地拉重病,最後僅地把店盤出去,扶著老伴地靈柩回老家去。又往後,那喬家老店又經拉幾次人手,說來亦奇怪,任由他多能幹地人家租拉那店子總是生意不長久,就算是長久亦是孩子姻緣諸事不順。久而久之,便未人租拉,總是荒廢著到如今。」黃埔定語畢那幡話總是觀瞧著華如玉地面色。

華如玉緊皺著眉頭,未言語。黃埔定急忙又說:「孫姨娘親,我瞧您們兄妹年紀皆不大,想必還要與家人商討吧,不若您們商討好又給我答覆亦行。」

華如玉未有正面答覆他地話,僅是問說:「您說地哪喬老年人地外孫,可是前幾日鬧地沸沸揚揚地畫相上地人嗎?」

黃埔定一面驚詫說:「坊間是哪么傳地,可具體咋,小老兒亦不地而知。」

「哪店子如今在哪一位地名下嗎?」

「是在黃當家地名下。」

「黃當家地跟原來地喬當家有啥關係嘛?」

「據我所知,一點亦未有。哪老喬頭未有兄妹姊妹,腿下僅有一個獨女。其他便又沒有親戚。」

黃埔定亦明白華如玉地顧慮急忙補充說:「孫姨娘親且安心,那房契上寫地清清楚楚。不會有旁地牽扯。就是那傳言……」

華如玉自信地笑笑:「俺相信事在人為。傳言並不能盡信。」黃埔定笑說:「姨娘親矮見。」

華如玉又皺著眉頭,話鋒一轉說:「僅是我母親非常信那個,恐怕有點周折。」

黃埔定道:「您們且回去商討商討吧。的確不滿意我又給您們尋不要家,咱們好商討。」

黃埔定把要辭別時,又加拉一句:「不若您們先跟我去瞧瞧屋子又說不要地。」

華如玉點頷首帶孫道涵與皇雅格亦跟着黃埔定去拉,僅留下孫日順一個人瞧著攤子。

如今那裡是黃家客人,大門庭古舊,一副頹敗之象。黃埔定掏出鑰匙開大門,裏面許久未有的人打里,一進去人便被嗆地直呵嗽。華如玉捂著鼻唇粗略瞧拉一會兒,那屋子地局面非常好,大廳亦夠寬敞。3個人遂又上拉二樓瞧瞧,房間錯落有致,布置合里,他們僅需簡單打里一幡就可開業拉。

「那屋子倒還能,價錢……」

「黃當家地說拉,若是租就一兩錢幣一個月;若是買,僅需三十兩錢幣就妥拉。對拉,後房還有屋子呀,來來一起瞧拉吧。」華如玉一聽還有後房,精神不由自主的一鎮。

他們下樓跟着黃埔定來到後房,那是個非常簡單地院落,朝南有共有四間正房,三間偏房,院中一目水井。一棵老李,兩棵合抱粗地柳樹與一棵玉蘭樹瞧上去皆有點年頭拉。若是此樣,他們全家人就能搬到鎮上拉

如此瞧拉一遍,華如玉辭別回去。一路上兄妹3個談論著屋子。

接下來,倒亦未費啥周折,曹春花亦夠安心,把一切皆托給孩子去管。華如玉在內心亦覺地納悶,她未想到她對自個哪么信任,哪一位知,地拉真相,她才曉得自個自作多情拉。原來曹春花最信認地是孫道涵。孫道涵今年已然14歲拉,封建社會人早熟,在鄉村14歲就差不多當大人拉。又加上孫道涵向來表現地董事,穩當。所以曹春花有啥事亦不自覺地與他商討一下。慢慢地,孫道涵便亦成為家中地頂樑柱拉。

黃埔定地速度亦夠快拉,兩家談妥後,他便雷歷風行地迅速辦妥拉一干過戶手續。華如玉他們簡單打掃完後,便搬拉進來。曹春花瞧著住拉十多載地老屋子,內心有點不舍。原本她還想着手裡有餘錢把屋子翻蓋拉呀。華如玉地知那一想法,瞬即否定。她想地是假如翻蓋拉,她哪土父親歸來拉,哪能不是好處他拉。原因是手中錢幣不多,華如玉亦不敢大肆裝修,僅把牆刷拉,添拉灶具便準備開業。

大門牌上亦換上拉「孫家客人」,開業那日,曹春花特意使人買拉棍炮,噼里啪啦地放上一會,引來四鄰九舍皆來瞧熱鬧。還有哪常去地熟客亦地知拉孫家客人搬遷地消息,地閑地紛紛前來捧廠。為拉開業酬賓,華如玉規定,當日地餐菜一律算九折,並且還附送小菜。那一下來地人更多拉。

原因是地點大拉,工具亦齊全拉。所以他們便不又限於以前地小吃食拉。油條地…火燒地…油餅地…豆照常供應,另外又新添拉涼麵地…蓋面地…拌面地…涼皮等實惠易消暑爽口地菜品。

「小哥,來一杯胡瓜涼麵。」

「一杯撈麵。」

「一杯涼皮。」

「好咧,您稍等。」孫道涵不慌不忙地應付著。

孫日順亦上前忙活,皇雅格站在櫃前管收錢。

「累壞拉吧。」熱氣騰騰地廚屋裡,曹春花心疼地幫華如玉擦擦汗說道。

「未事。」華如玉笑說。

「估計今日是圖稀罕,以後就未哪么多人拉。」曹春花勸說道。

「母親,哪有不期望自家生意好地。又忙亦未事。等上一段時日瞧瞧,假如抑或哪么好,咱們就雇上2個下手。」華如玉說,曹春花點頷首。

那客人皆是分時間地,一過拉餐點,人就少拉,全家人最終閑拉下來。炎熱加上煙熏火燒地,華如玉亦未啥胃口。

皇雅格匆匆吃拉一杯涼麵又開始啪啪地撥打着算盤。

華如玉揉揉太陽穴,暗自嘆氣,那氣掙地夠難地。以前啥皆有現代代儀器幫她操作,她最多是動動口與腦,如今一切皆要親自上陣,最厭煩地是夏日地廚屋,未空調風風扇,大火烘烘地炙燒著,唉,真是苦不得了言。

「下午人少,您去睡一覺吧。」曹春花對華如玉說,華如玉點頷首,慢騰騰地回後房睡覺去拉。皇雅格仍在清脆地敲著算盤。曹春花說:「小財迷精,亦不曉得隨哪一位。」

一連幾日「孫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