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蟻仙》[蟻仙] - 第2章(2)

子,但卻是庶出,而且其母還是個低賤的丫鬟,他這個二少爺在李家根本沒什麼地位,而自己則是大長老的嫡親子孫。
狗定西,你辱我太甚!」
再三被辱,李傲天忍無可忍,他右腳猛地一點地,身體化為一道殘影,直奔李懷沖了過去。
還敢動手,這可是你自找的!」
見李傲天朝自己衝來,還一副要拚命的架勢,李懷右拳之上亮起了刺目的黃色靈光,隨後一拳帶起一道破空風聲,朝着李傲天迎面打了上去。
全身氣力匯聚右拳,李傲天的拳頭表面白光閃爍,緊接着和李懷的拳頭對轟在了一起。
咔嚓」一聲骨骼碎響,緊接着便是一聲慘叫。
原本信心十足的李懷自原地倒飛了出去,撞在了不遠處的牆上,將牆壁都撞的裂開了不少裂縫。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右拳骨骼粉碎,口中鮮血直流,李懷滿臉都是驚恐之色,他沒想到居然會被修為比自己還弱的李傲天一拳打飛。
要知道自己可是煉體七重的修為,而李傲天不過才煉體六重而已,平日裏面對自己的挑釁,對方根本不敢應戰。
連我一拳都接不住,你說我是廢物,那你是什麼?」
看着臉色像吃了死老鼠一樣難看的李懷,李傲天面露不屑的走了過去。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給我打!
!」
眼看着李傲天朝自己走來,李懷衝著他那兩個也被驚呆了的僕從大聲的命令道。
李懷的這兩個僕從,也分別有着煉體四重和煉體五重的修為。
雖然對李傲天超出常理的強大有些懵逼,但主人有令,這兩個僕從還是第一時間動手了。
肉身力量匯聚,兩個僕從一人一拳,左右朝着李傲天夾攻了過來。
不知死活的狗定西!」
面對兩個僕從的夾攻,李傲天一記掃堂腿橫掃,兩人的拳還未至,便腿骨斷裂被掃飛了出去老遠。
慘叫聲再起,兩個僕從各自抱着自己的斷腿,痛苦的慘嚎了起來。
並沒有搭理兩個僕從,李傲天直接走到了李懷的身前。
你…你想幹什麼?」
被李傲天居高臨下的俯視着,李懷極度恐慌了起來,受命於自己的祖父,他平日里沒少欺辱李傲天。
可他沒想到向來軟弱可欺的李傲天,突然鹹魚翻身了不說,還變成了一條瘋狂的鯊魚。
我沒想幹什麼,你不是叫我廢物嘛,如今你敗在了我的手中,那就說明你連廢物都不如。」
既然你廢物都不如,那我自然要讓你名副其實了!」
眼露凶光,李傲天猛地一腳踩在了李懷的右腿膝蓋上。
咔嚓」一聲碎響,李懷的右腿膝蓋骨粉碎,當即痛苦的慘叫了起來,他渾身顫慄,臉上青筋暴起,但卻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斷了李懷的一條腿後,李傲天並沒有做罷,他緊接着又踩在了對方左腿的膝蓋骨上,將其腿骨踩的粉碎。
劇烈的疼痛,刺激的李懷連慘叫的聲音都嘶啞了,整個人除了抽搐之外,便是渾身發抖,完全沒了之前的囂張,最終兩眼一抹黑,直接昏死了過去。
怎麼回事!」
兩大一小三道人影快速衝進了屋中,卻是一個白衣美婦和一個灰衣老者,以及之前離去的李傲雪。
看着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李懷,以及站在李懷身前的李傲天,李傲雪三人全都愣住了。
二哥…你怎麼下床了,你還中着毒呢。」
在愣了愣神後,李傲雪快速衝到了李傲天的身前,臉上全是關心之色。
傻丫頭,我沒事了,體內的毒已經逼出來了。」
摸了摸李傲雪的小腦袋,李傲天有些尷尬的笑道,原本冰冷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在這李家,對別人李傲天可以完全無視,但李傲雪是個例外。
在融合的記憶中得知,整個李家,只有李傲雪這個妹妹從來沒有嫌棄過自己,那是真正的血脈親情。
前世的獨孤傲天雖然傲視天下舉世無敵,但因自小就是個孤兒,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親情。
再加上天生性情冷傲,別說親情了,就連愛情和友情,獨孤傲天也沒什麼體會,否則也不至於被自己的侍妾背叛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