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異世異聞錄》[異人異世異聞錄] - 第3章 監牢

胡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已經習慣了在昏迷中醒來,這幾天的他體會了有的人一輩子都不會經歷的痛苦。

「結束了么。」胡安茫然的看着四周,他已經不在當時的實驗室了,而是到了一個好像囚房一樣的地方,四周是白色的瓷磚,正面是一整塊大玻璃,可以看見對面還有很多一樣的囚房,只不過這些囚房和外面的監獄相比太乾淨了,畢竟是整個實驗基地的一部分,不允許有太過影響實驗過程的環境存在。

「喂,喂,醒醒,新來的,看這邊。」胡安的對面,一個相同囚房裡的人對胡安擺着手喊道。

兩個囚房相距5米左右,整面玻璃中間有一個同樣是玻璃材質的門,門上有個柵欄窗口,對面的人此時就是通過柵欄窗口在對胡安喊話。

胡安向對方望去的同時,視野里頓時出現了對方的數據。

人類-墨西哥裔-青年男性

生命體征:健康

胡安激動的跑到柵欄窗口前,朝着對方詢問道:「你是誰,你什麼時候來的這裡?外面現在什麼情況?」

對面牢房的人聽見胡安的話之後,對胡安表現的如此急切詫異了一下說道:「我?叫我蘇利曼就行,至於是什麼時候來的……」

蘇利曼猶豫了一下後,操着一口墨西哥口音神經大條的說道:「我是大概一個月前從墨西哥偷渡到美國的,剛落腳沒三天就被抓了,我以為我要被遣返回家了,誰能想到最後被送到這監獄來了,不過我被抓過來就一直在這牢房裡待着,也沒人問話啥的,倒是每天都能按時按點吃上飯,比我在老家飢一頓飽一頓強多了哈哈。」

「法克,你不知道這是一個人體實驗基地么?你還能笑出聲?」胡安看着對面的蘇利曼咬牙說道。

「啥玩意?人體實驗基地?這不是監獄嗎?」蘇利曼立刻緊張了起來。

「你見過哪個監獄長這樣的?」胡安看着一臉呆萌的蘇利曼,無力的回應道,同時焦慮的情緒也被緩和了下來。

「我以為你們美國的監獄就這樣,畢竟你們那麼發達。」蘇利曼認清了現狀之後,也不像之前那樣嘻嘻哈哈了。

「你就沒問問旁邊其他牢房的人?」胡安看着蘇利曼問道,同時轉頭看向其他牢房。

「別看了,這麼多天就你被送進這個地方了,我尋思這牢房的分佈應該是按區域劃分的,6個牢房是一個區域,和其他區域的牢房是分開的。」蘇利曼看着東張西望的胡安說道。

「每天有人來這裡巡邏之類的么?」胡安雖然覺得蘇利曼極度不靠譜,但他是除自己之外唯一在這裡的人,至少這種有沒有人來巡邏的問題應該能答上來。

「沒人巡邏,只有每天早中晚定時送餐的人來,而且他們的神色很急,就像不願意在這多待一秒似的,我有那麼危險么。」蘇利曼皺着眉頭說道。

胡安順着蘇利曼的話思考着說:「神色慌張,不願多待,應該不是針對你,而是針對所有監區。」

「所有監區?為什麼?」蘇利曼想不通,明明被關着的是自己,他們害怕什麼。

「別忘了,這是個人體實驗基地,你一直在牢房待着沒什麼,,但其他的實驗體……有可能他們很危險,像什麼無法控制的精神病,帶着變異可傳染病毒的實驗體,也有可能是監區以前出過事。」胡安琢磨着繼續說道。

「有危險?好事啊,真要出了什麼事,到時候趁亂混出去,越危險的時候機會越大。」蘇利曼眉頭展開,琢磨着的說道。

「嗯?」胡安看着說出這話的蘇利曼,轉念一想或許蘇利曼說的對,自己覺得越混亂越危險,是因為自己是在一個和平安全的環境下生活的,而蘇利曼是在一個毒梟大國長大的,混亂與危險中尋找生機正是蘇利曼這種人會經歷的事。

「喂,我還沒問你呢,這監…這實驗室的建築布局是啥樣的你來的時候看沒看着?咱們是在哪一層?」蘇利曼看着胡安問道。

「不清楚,我醒來的時候是在直升機上,然後被一個娘們給打暈過去了,再醒來就直接躺實驗床上了……然後他們給我注射了個什麼試劑,還往我後腦勺下面塞了個東西,之後就又昏迷了,最後就是我剛才醒來那一幕,你看見了的。」胡安一邊捂着昏漲的腦袋,一邊回憶着說道,全然不知對面的蘇利曼已經變了臉色。

「你你你…你已經是實驗體了?」蘇利曼看着胡安驚恐的說道。

「嗯?」胡安一抬頭就看見臉色變得慘白的蘇利曼,甚至於生命體征也跟着變成了虛弱,看着雙腿不自覺抖起來的蘇利曼,這話着實給他嚇得不輕,胡安眼看氣氛僵硬了起來,趕緊張口說道:「別擔心,實驗應該是失敗了,試劑估計沒生效,你沒看我現在還能和你正常說話么?要是成功了,我不可能一點變化也沒有。」

蘇利曼懵了一下,想了想也是,哪有人被實驗完之後會變得跟正常人一樣,難不成還能是讓神經病恢復正常的葯?抬頭看了一眼胡安,然後又覺得自己剛才表現的太過丟人,聽人家說話都能雙腿打顫,這不符合從小在毒梟大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