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沉淪》[因你沉淪] - 第4章 我會給你個交代(2)

>在跟謝薄發生那晚之前,謝老爺子很喜歡她,以至於謝家所有人都對她很和善。

但就是那一晚,她突然就變成了眾人眼裡貪婪自私不擇手段又放浪的人,她被攆出老宅,彷彿被一夜拋棄。

她委屈,自責,迷茫,不知所措。

但姐姐姐夫還管她,從小一起長大的謝萱,也相信她,這是她後來堅持着熬過來的精神支柱。

謝薄望着迷茫柔弱的女孩兒,心尖兒酸悶。

「瑤瑤,我讓你等我回來,會告訴你一切。」

「我也沒想到,這次任務會如此嚴峻,單單封閉式訓練就熬了一年,然後我被直接遣送去南非,切斷了所有聯繫。」

「我以為我交代好了一切,爺爺和三叔會替我好好照顧你,你在謝家長大,我沒為這件事太過擔心。」

「是我疏忽了,讓你委屈這麼久,真的很抱歉。」

沈初瑤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

這算什麼?

她挨了五年的心理折磨,承受了五年的白眼與諷刺,最後告訴她,一切都是個誤會?

沈初瑤覺得很可笑,她也真的笑了。

這笑聲低輕,細弱,又略微悲涼。

謝薄喉頭髮緊,緊緊握住她的手,沉聲道。

「我回來那天,才知道你已經不在老宅,也知道了發生的事。」

「瑤瑤,是因為我,我以後不會再離開,今天起,我要你正大光明的被接回老宅,謝家所有人,都會知道…」

「謝家所有人,對我的態度,取決於你謝薄的態度!」

沈初瑤突然低促開口,語聲微厲。

她甩開謝薄的手,冷冷盯着他。

「你一走了之對我們發生的事置之不理,我連當面證明自己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就能以各種惡意的心思猜測我是多麼不堪。」

「你現在回來了,不過是稍稍表態,就能讓他們對我的看法改觀。」

「我算什麼?你謝薄的附屬品?價值只體現在你的喜惡上,是嗎?」

「那晚是我中了葯,在謝家老宅里,有人能讓我中這種葯,還能讓我進到你的房間,並且發生那樣不堪的事!」

「在這之後,因為我『拙劣骯髒的心思』,玷污了你這位老爺子最看重的嫡長孫,我就要被趕出來,如果不是我姐姐姐夫,很可能我就會被抹殺掉。」

「這些你都知道吧,謝薄?」

謝薄微抿唇,下顎線弧度寒厲。

沈初瑤盯着他沉默冰冷的側臉,冷笑一聲。

「你回來一周了,也一定知道了,害我中藥的人是誰。」

謝薄修眉微蹙,「這件事,我會給你個交代。」

沈初瑤不置可否,轉臉看向夜色。

「交代?總之是謝家的人,我當然沒法比。」

「老爺子和姐夫護着那人,能將這一切的真相瞞這麼久,全都推到我身上…」

甚至放任她受心理折磨這麼久。

沈初瑤咽了咽艱澀的喉,「可見,這個人,也不是你一個人說動就能動的,不是么?」

謝薄眉眼陰沉,一字一句問她:

「只要讓真相大白,你就能不生氣了?」

沈初瑤緘默不語,只是默默看着窗外。

盤山路上燈光稀暗,夜色下的山林黑漆漆的壓抑,飛馳而過的連綿樹影,如同猙獰崎嶇的怪物,張牙舞爪的叫囂着。

沈初瑤覺得有些冷,下意識抬手抱住手臂。

她的沉默,令謝薄的心漸沉。

「把害你那人當眾揪出來,承認錯誤,給你道歉,洗白你這些年受的委屈,不難。」

「難的是,事已至此,你還是受了委屈,我沒辦法讓時間倒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