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之鑰》[銀河之鑰] - 第2章 各懷鬼胎

天使之夜雖算不上裝修豪華的酒吧,但論佔地的寬敞,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單單是酒吧中間的鐵籠擂台,就足有百餘平方米。

邱雲霸坐在最大的卡座里,瞥了一眼再次軟靠到自己懷中的小狸貓,心中一盪,暗自得意道:「剛剛才逼這小蹄子簽下賭約,還以為她會生幾天悶氣,沒想到才一會兒的功夫,居然又主動貼了過來,看來我這該死的魅力又見漲了。」

盧玉顏在一旁冷冷盯着小狸貓,她實在想不明白,一個女人,怎麼可以把自己作踐到這種地步?儘管邱雲霸勢力龐大,落在他手裡,只能淪為他的玩物或賺錢工具,但被迫簽下賭約還不到半小時,連矜持一天都做不到嗎?怎麼能這麼快就又主動投懷送抱了呢?難道她以為大獻殷勤,就能令邱雲霸對她另眼相待?簡直天真得可憐。

不由得她想到了自己,同樣是面臨邱雲霸的逼迫,自己可以淪為他斂財的幫凶,但寧死也不會讓邱雲霸碰自己的身子,這就是骨氣,就是矜持。

但她轉念又一想,若自己不是財務小能手,不能幫邱雲霸通過資金運作斂財,自己會不會早就因矜持而死掉了呢?

想到這裡,盧玉顏又不由嘆了口氣,再次望向小狸貓的眼神里也沒了剛才那種鄙視,而是充滿了同病相憐的憐憫。

對於邱雲霸和盧玉顏的反應變化,小狸貓看的是清清楚楚,不由心中暗笑:「這邱雲霸死到臨頭卻毫無察覺,真是可悲可嘆可憐吶。至於那個盧玉顏,有原則,夠矜持,關鍵是理財能力還特彆強,這樣的人才,我必須得收入我的麾下才行。」

……

場內燈光忽然一暗,狂熱音樂驟停,喧鬧的酒吧一下子靜了下來。

「各位,今晚最精彩的時刻終於來了,現在我宣布,今夜的鐵籠亡命斗,正式開啟,接下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尖叫聲,歡迎今晚的選手登場。」

伴隨着一名黃毛主持人的聲音,鐵籠擂台被追光燈照亮,那銹跡斑駁的籠門,也『咣當』一下被拉開,這裡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

穿斗篷的人原本就站在鐵籠旁,手裡還端着一個古典杯,杯里是半杯加了冰的威士忌。只見他舉着杯子朝眾人晃了晃,然後一飲而盡,隨後將杯子朝身後一拋,便抬腳進了鐵籠。

「首先登場的這位是今晚的挑戰選手,他的名字叫做斗篷客,大家也看到了,他看起來有些神秘,還十分囂張,全身都散發著桀驁不馴的氣勢,希望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他能將這種桀驁的姿態保持到最後。」

邱雲霸望着斗篷客輕蔑一笑,手掌在小狸貓的大腿上來回摸着,用惋惜的口吻說道:「小狸貓,今晚我押了這傢伙贏,而你又賭我會贏,但看這小子的架勢,恐怕會讓你我都失望呀。」

小狸貓慵懶地坐直身體,端起兩杯酒,將其中一杯酒遞向邱雲霸,媚笑着道:「這傢伙雖然看起來不如蠻牛魁梧,但也挺結實的,希望他不會愧對雲哥你對他的期望才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