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珠白玉京》[瑩珠白玉京] - 第4章 磋磨

王詩語將柳姨娘扔在自己的院子里,就徑直去了祠堂。

一點都不擔心,她會進自己的房間翻出些什麼。

更不擔心她會起來不繼續罰跪。

對於王詩語來說,柳姨娘現在如何,根本就不重要。

一個垂死掙扎的跳樑小丑罷了。

王詩語剛剛走進祠堂,就看到王詩言跪在牌位前,手裡還端着兩個銅杯,一旁的嬤嬤,在往杯子里加滾燙的沸水。

滾燙的水,從銅杯中溢出,落到王詩言的手上,她的手被燙的通紅。

她是嬌生慣養的四小姐,雖然是庶出可在府上,也是半個主子。

曾經夫人還在的時候,只要不犯錯,也不會刻意磋磨她們這些庶出的女兒。

即使是大小姐王詩玥,很少找她們的麻煩,她何曾受過這樣的磋磨。

可現在即使是痛的手都端不住銅杯,她也不敢放手。

剛才她一個沒拿住鬆了手,換上的銅杯就大了一圈。

嬤嬤還說,「如今只是熱水,四小姐便受不住了,若是換成了鐵水,豈不是能要了四小姐的命」

王詩言嚇得渾身顫抖,卻不敢將銅杯再扔了。

所謂鐵水,就是鑄造兵刃時,將鐵熔成水的過程。

那樣的鐵水,沾着皮膚就是脫一層皮。

王家是有這樣的鐵水的,那是夫人嫁過來的時候,給了三位位兵器鑄造師當做陪嫁。

為了這份陪嫁特意在家裡起了鐵爐。

如今這份陪嫁給了大小姐王詩玥。

但凡今天她讓王詩玥一個不滿意,那個瘋女人就敢用鐵水鑄了她。

熱水燙傷, 她費心些用最好的藥膏,她尚且還能養回來。

若是真的被鐵水傷着,那便是毀了。

王詩言只覺得害怕,她後悔了,她真的是和她姨娘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肖想對付她們姐妹。

只是此時此刻的王詩言哪裡想得到,她的姨娘早就在她和弟弟之間做了選擇。

王詩語站在門口,靜靜地看着忍着痛的王詩言,即使被燙傷她甚至都不敢出聲喊痛。

說起磋磨人,她的這位嫡長姐可比她強多了。

「五小姐來了」王詩言身邊站着的嬤嬤發現了她,向她問安。

王詩語點了點頭,不看王詩言,「張嬤嬤,長姐睡了嗎?」

「大小姐還沒睡,容老奴進去通稟一聲」王詩語點點頭,示意她去就是了。

「有勞了」原本這樣的貼身嬤嬤,她也是有的。

只是三年前,長姐出事以後,柳姨娘管家就用各種緣由,把她身邊的人調走了。

甚至於還打死了兩個貼身丫鬟。

看到張嬤嬤進去,王詩言轉頭看王詩語,眼裡都是憤恨。

她若是嫡女,長姐必然也會護着她,她也不會如此汲汲營營的算計,也不會受此磋磨。

她只不過是投錯了胎,沒能投在夫人的肚子里,不及她命好罷了。

她王詩言不比王詩語差。

察覺到了王詩言怨恨的目光,王詩語走過去,笑盈盈的蹲在她的身邊。

「你怎麼不罵了呢?便如此懼怕長姐嗎?」

王詩言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詩語,還是不說話,她的確害怕王詩玥。

整個王家,這些兄弟姊妹,沒有一個不怕王詩玥。

夫人在世時,王詩玥還像個正常人。

夫人一過世,這位大小姐就如同失了鎖的困獸,沒人約束管制的了。

「還是你知道,即使張嬤嬤不在這裡,也有人盯着你,你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