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瑩珠白玉京》[瑩珠白玉京] - 第2章 抓姦

王詩語將李淮安推出去以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鬧市。

等李淮安回過神來的時候,哪裡還有王詩語的影子。

月上柳梢頭的時候,王詩語被院子外嘈雜的聲音吵醒。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王詩語伸了個懶腰,今天回來她可是睡了個夠,一直等着這兩位呢。

還以為,怎麼都能忍忍,誰想到這才不過剛入夜,就沉不住氣了。

「老爺,您也別跟五小姐置氣,她只是年幼不懂事兒,才犯了錯」聽着這熟悉的聲音,王詩語冷笑。

還真是會勸人,每一處都踩着雷點和刀子勸。

果然,王詩語就聽到一聲,怒氣十足的聲音,「敗壞門風的東西,給我砸」

王詩語打了個哈欠,隨手找了一件披風,披在身上就走了出去。

院門被撞破的時候,衝進來的人,就看到王詩語靠在門框上,眉眼之間有些不耐煩。

「父親這是什麼意思?女兒好好的在睡覺,父親平白無故的叫人撞開了女兒的院門,傳出去是叫女兒無法做人嗎?」看到王詩語站在那裡,冷聲質問。

王昌煦本來的一點愧疚之心,也被這樣的冷硬撞得沒了。

他不喜歡這個女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的性子。

王詩語這個嫡女,一向不太待見他這個父親。

總是對他冷冰冰的,以前不是這樣的。

八歲她落水之前,也是喜歡纏着他的,八歲以後她就變得冷清異常。

他原本以為是女兒長大了,知道了男女有別,不願意跟他太親近了。

但是面對自己的嫡出姊妹時,王詩語依舊很是親近溫柔,這讓他這個當父親的很不爽。

「老爺,您也別怪五小姐,夫人去的早,五小姐一直是大小姐帶着長大的,好好教還是可以…」看着眼前站着的女人,王詩語冷笑。

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站在王昌煦身側,乖巧的好像一隻寵物。

可是說出來的話,每一個字都在誅心。

這是他父親妾室柳姨娘,再過三個月就要變成他父親的繼室,這個家的當家主母了。

只可惜,她沒有機會了,王詩語這一次不會放過她的。

「你也知道夫人去的早,你一個奴婢倒是仗着夫人去的早,都敢編排嫡出的小姐了」王詩語冷冷的看着她,冷冽的目光也掃過王昌煦。

「五小姐,奴婢…奴婢,不是這個意思」柳姨娘倒是跪的很快,認錯也很快。

「王詩語!你不要太過分了!誰不知道大小姐失了貞潔,你又能好到哪裡去!」王詩語抬眸看了一眼說話的人,是柳姨娘的女兒,家中排行第四的王詩言。

她還是真是對的起這個名字,詩言失言,王詩語忍不住冷笑。

她姨娘,可比她聰明多了,只可惜聰明一世,生了這麼個蠢貨。

「過分?一個下賤的姨娘,一個鄙薄的庶女,都敢議論嫡出的子女了」王詩語說完這話,直勾勾的盯着王昌煦看。

柳姨娘心中暗叫不好,王詩言卻沒有反應過來。

「你才下賤!你姐姐下賤,你也下賤」王詩言的話都出口,王昌煦就一巴掌打了下去。

力道之大,扇的王詩言轉了個圈,才摔坐在地上,臉上瞬時間就腫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