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離婚後的女人》[一個離婚後的女人] - 第6章 長者的話讓我深信不疑

我們往往會對不確定的未來充滿好奇和求知**。

在我父親開始生病後,家裡的負擔全在我媽身上,我除了學習時間,其它的都在幫媽媽做家務事,盡量幫忙分擔家裡的壓力。

父親的病在頭兩年是沒少花錢為了看好,但卻始終沒好,也不是那種什麼大病,就是不能幹重活,這在當時的農村是不可行的。

時間長了自然有人會說些奇怪的話,說是什麼人克到我父親了,讓他這樣生病受折磨着。

一人說不算什麼,說的話傳的人多了也就是真的了。

還記得那位在我周歲宴上的長者嗎,一位盯着我手看的那位長者,一位確認後就離開的長者。

一天放學回來看到一個輩分比較高的人來看我父親,母親用最好的禮數招待着他,他用那眼睛有話的眼神看了我好一會,看得我怪慌的,我直覺感覺他來應該和我有關。母親特意讓我再去干點別的什麼事想把我支開,越是這樣我越好奇,我表面答應着,卻跑到他們談話房間的窗戶外,貼着窗戶聽他們談話。

”你不覺得你的病生得很怪嗎,檢查也沒什麼問題卻讓你全身使不出勁而受折磨 ”。

”那你是指有別的原因嗎 ”。

”在你女兒周歲時我看過她手相,加上她的生辰八字和你相剋,她在你們身邊一天,你這病就好不了。 ”

”我是老了的人不怕,何況我也沒什麼大病,不管她是什麼樣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女兒 ”。

”問題她離你近找這附近的對象,那男的也會出現你這樣子情況,別人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