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傾心亦傾世》[醫妃傾心亦傾世] - 第9章 方才明明句句反駁

四周一片靜默。
縣太爺已經驚呆了,他雖然見識過了柳蔚不怕臟不怕噁心的驗屍風格,但是卻不知道他兒子竟然也有這樣的本事,正常四五歲的小孩看到這麼可
怕的屍體,不說嚇得一病不起,至少也要嘔吐三五七天,可柳先生的兒子,竟然還能笑嘻嘻的把屍蟲捏在手上,一聞就聞出了屍體的死亡時間,甚至
藏屍地點。
這是什麼本事?這是什麼能力?這孩子吃什麼長大了的?!
而兒子這麼厲害,柳先生還一副不滿意的模樣,才四五歲啊,路上走遠一點都會被人踩死那種,他已經這麼能幹了,柳先生到底還有什麼不高興
的啊!
那邊的三個嫌疑人也都愣住,老人錯愕了一瞬後,盯着不遠處的一大一小,眼中沁出深意,他是太久沒出門了,倒不知道,外頭竟還有這樣的人

稀奇,果然稀奇。
那面無鬍鬚的中年下人也驚住,他識人無數,手下四五歲已經長了心眼的小娃兒,也不少,可從沒見過這麼一個孩子看着**可人,實則這般凶
殘的。
這是孩子嗎?有孩子這麼長的嗎?
偷偷覷了眼身邊的主子,果然見到主子面上露出了興味的摸樣,他心裏提了個心眼,打算等一會兒退堂了,得找這小孩童說說話,看得出來,爺
挺欣賞這孩子的。
而一直靜默的站在老人另一邊的氣質青年,此刻眼中也閃過一瞬的驚異,但稍縱即逝,並不停留,反倒他的目光轉而刻向了那半蹲身子,白衣翩
翩的清雋仵作,這個人,他總覺得有些眼熟。
卻又想不起來。
至於其他人,李平和兩旁的衙役,已經震得說不出話了,嘴都半「o」的張着,喉嚨卻像被什麼卡住,一個詞兒也蹦不出。
柳蔚將白布丟開,解刨刀割開屍體的胸腔。
柳小黎在旁邊看着,默默學習,手還跟着比劃,娘說過,切割的角度要順着肌肉紋理來,這樣才不會破壞屍體上的證據。
可他們倆專註,其他人卻像見了鬼似的,李平連撲帶爬的挪開好遠,才堪堪停下。
一大一小周圍呈現一個詭異的真空圈,柳蔚一邊解剖屍體,一邊對兒子說:「兇案地點可以從很多方面看出來,比如屍蟲的滋生地點,試想一下
,有人能把屍體藏在自家的地窖里五六天,那說明他家離兇案地點應該不遠,不然要將一個死人搬得太遠,不怕人看見?所以可以先判斷,兇手的家
,在兇案地點的附近,並且他應該鄰居不多,或者壓根沒有鄰居,這樣才不會驚動旁人。

被娘親一點撥,柳小黎眼睛就亮了:「爹,我知道了,所以兇殺現場附近,應該有一個獨居的小屋子,能找到那個小屋子,就能找到兇案現場,
也能找到兇手!」
說著,一雙黑黝黝的眼珠子,看向縣太爺:「大人,富平縣有哪裡有這樣的獨居的小屋子?」
縣太爺愣了一下,看向師爺。
師爺趕緊埋頭拿着案上的典籍就查閱起來,可富平縣說小不小,說大也大,土地資料太多,一時半會兒根本翻不出來。
「找李家村附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