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傾心亦傾世》[醫妃傾心亦傾世] - 第5章 再叫娘親,罰你不許說話(2)

柳蔚解釋一句:「這小傢伙是養的,它叫珍珠。

「您養烏星?」師爺咽了口唾沫,臉都白了,這輩子他就從沒見過有人養災鳥,那烏星周身屍氣,住墳頭,吃屍體,人人見了都又怕又躲,他竟然養了一隻。
珍珠聽到主人叫它,撲騰一下飛起來,竄進屋子,乖乖的立到柳蔚的手臂上。
柳蔚順勢捻了一點糕點屑給它,它乖乖的啄着吃了。
師爺看的眼睛都直了,縣太爺倒是有見識,率先回神:「柳先生果真不同凡響。
」仵作日日接觸屍體,養這種鳥,倒也說得過去。
雖說過於驚世駭俗,但沒有律法規定,人不能養烏星,再說這隻烏星連名字都有,只怕在曲江府也是得過府尹的恩准,他這兒,自然也說不得一句不是。
接下來的幾日,柳蔚便在衙門住下了,因為奔波了半個來月,一路從曲江府到富平縣,柳小黎也走累了,乍一休息幾天,也自在。
可過了幾天他就不樂意,日日在衙門憋着,他嫌悶得慌。
「娘親,我們什麼時候走?」房間里,柳小黎爬上娘親的床,拽着她的衣服袖子扯扯。
柳蔚正在看閑書,一點沒理他,裝作沒聽見。
柳小黎不快,鼓着嘴撲到她懷裡,搖着她身子不放:「娘親,娘親,娘親,我們什麼時候走,什麼時候走!」
他叫的大聲,柳蔚眉毛挑了一下,屈着手指在他頭上敲了一下。
這一下可沒留力道,柳小黎疼的捂着腦袋趕緊縮開。
柳蔚瞥了他一眼:「你再叫大聲點試試,跟你說了多少遍,出門在外叫我什麼?再叫聲『娘親』,就罰你一個月不許說話。

柳小黎急忙捂着嘴,一雙眸子可憐兮兮的快沁出淚了。
有個這麼凶的娘,他好苦啊。
看他老實了,柳蔚翻了個身,繼續看書。
柳小黎不敢惹事兒,只好蹲在床邊逗珍珠,將自己沒吃完的肉糜都給珍珠打牙祭。
一大一小安靜異常,過了一會兒,外面卻傳來呼喚聲。
「柳先生可在?」
柳蔚挑了挑眉,將書一扔。
偏頭看兒子悶悶不樂的背對着她,抱着珍珠吸鼻子,她走過去用腳尖推推兒子的背,問:「出去玩了,去不去?」
「爹你方才罵我!」小傢伙不回頭,悶着聲音控訴,卻乖乖的改了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