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絕色王爺請接駕》[醫妃絕色王爺請接駕] - 第6章 開始反擊

孟安年胸口一陣氣血翻湧,一腳踹開拉着她衣袖的孟雲「還不滾下去,想讓老夫動家法嗎?」

孟雲依舊不相信,她可是孟安年最寵愛的女兒啊!她依舊抱着僥倖心理,不依不饒「爹,你再仔細看看,你是不是看錯了,那不是女兒的字跡啊?」

孟藍悠哉悠哉走上前,一副逛菜市場的模樣「妹妹怕不是忘記了,那信可是你親自給我的?」

「你胡說,那信我明明已經燒了。」盛怒之下的孟雲哪裡維持得了平日里的冷靜。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許多人開始嘰嘰喳喳起來,「這二小姐原來還真寫了信啊?」

「可不是么?可她怎麼做是為什麼呢?」

「這還用說嗎?如果大小姐失了清白,那和翼王的婚事不就落到了二小姐身上 ,只可惜啊!二小姐哪裡料的到山賊哪是什麼好人啊!一來二去就………」

見五姨娘一派徹底失勢,許多膽子大的小妾開始毫不避諱的談論起來。

孟雲開始懷疑人生,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住口,今日之事,誰也不許透露半個字,要是讓我聽到任何風言風語傳了出去,誰都別想好過。」孟安年爆呵出聲,打斷了這些人的聲音 。

五姨娘聽到這,驚惶的面色才稍微好轉,孟安年這麼做雖說是為了丞相府的顏面,可這事不傳出去,孟雲的名聲就還沒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她能重新獲得老爺的寵愛,那一切就還有機會,於是她就拉着憤憤不平的孟雲退下了。

看着母女倆走遠的背影,徐氏的眼底閃過一絲厭惡,隨即她又想到了什麼?「二小姐說這信她已經燒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信確實燒了,這是仿照二妹的筆跡寫的,爹爹,女兒學的像不像?」孟藍摸了摸鼻子,唇角勾起一抹詭譎的笑容。

「什麼…」孟安年和徐氏都有些驚愕,孟藍什麼德行,他們兩人還不清楚嗎?大字都不見得認識幾個,怎麼可能以假亂真到這個境界。

今晚的孟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