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嬌養了反派大佬》[一不小心嬌養了反派大佬] - 《一不小心嬌養了反派大佬》第7章 她的痛

李府

「啪」

李盈盈被打倒在地,半邊臉瞬間紅腫了起來。

「今天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林家公子是被抬着回去的?當我的話是耳邊風嗎!」

聽着父親的話,李盈盈袖子下的手逐漸攥緊,為什麼要犧牲她嫁給她不愛的人,只是為了權勢嗎?

「從今天開始,乖乖待在家,準備大婚。」

此時的林家

大夫收起藥箱,把林軒的手放進了被子。

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林公子胸口遭受重擊,骨裂。昏迷是因為遭受刺激,休養兩天就可以恢復。」

靈修的身體比一般人更加堅韌,恢復力也更加強悍。

若是普通人,雲安瀾的一腳就可以送上西天。

「謝謝大夫。來人,送大夫出府。」林江吩咐道。

大夫走後,林卓才破口大罵:「雲家欺人太甚。」

他們林家何曾受過這般屈辱,生生叫人抬着回來。

造成這一切的不久前還是靈士六階,這一下丟盡了林家的臉面。

林江坐在椅子上,目光幽深:「卓兒勿要輕舉妄動,你弟弟的事為父一定會讓雲家付出代價。」

……

「媽呀,累死我了。」雲安瀾四仰八叉橫躺在地上,身旁是一摞繪製好的符籙。

細數有二十幾張之多。

「這麼長時間,還是只能繪製一階符籙。」她不禁感嘆。

似乎這事情努力與收穫不成正比。

況且,她還用的是幽明筆,才勉強繪製出一階符籙,距離二階是遙遙無期。

雲安瀾自小沒接觸過多少關於符咒師的知識,認識有偏差怪不得她。

且不說成為符咒師需要強大的靈魂力和與之匹配的靈力,繪製時需要全身心投入,對於靈力的把控更是要求極高。

光芒閃爍,丫丫出現在身邊。

望了一眼廢棄的符紙和繪製好的符籙,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看來不算太笨。」

餘光瞥見丫丫,她撐手坐了起來。

捏了捏那圓圓的小臉,心情甚是舒暢。

丫丫嘴角一撇,卻是開口:「雖然你擁有萬千的符文咒語,但是基礎知識太過薄弱。沒有對符咒師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如若太過貪快,反而不利於學習。」

雙手一揮,幽明空間里其中一座樓閣「砰」的一聲從天而降,與那虛影重合。

「這是藏書閣,修鍊之餘仔細研讀,別忘了你答應我的。」

說完就消失不見了,留她一人風中凌亂。

「怎麼突然嚴肅起來了。」她壓力很大的耶。

想那事情定是一般人做不來的,她來,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路漫漫啊……

藏書閣一共六層,修鍊、符咒、煉丹……可以說是應有盡有,海納百川。

一樓是關於修鍊的書,二樓是符咒相關的。

抬腿走至二樓,拿起一本基礎符咒就開始閱讀。

翻閱着書籍,倒是找回了前世讀書的感覺。許是老天知道她上學時沒怎麼認真,才讓她來受這一番苦。

宇宙的盡頭是學習,這話是一點沒錯。

埋頭苦讀不知多久,讀的她是眼睛酸脹,脖子疼痛。不過這讓她對符咒師有了更深的理解,符咒講究的是一個「靜」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