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別兩寬:前夫,輕點追》[一別兩寬:前夫,輕點追] - 第4章 禾箏小姐,你很漂亮(2)

p>這樣的方禾箏,早就沒脾氣了,怎麼還會跟季平舟吵架。

的確,並不是吵架,是離婚。

禾箏用指腹抹掉溢出唇角的口紅,沒有費勁解釋,「待會過來把你的車開過來。」

喬兒快吐血,「開到哪裡去?」

「和風苑。」

和風苑是婚前季平舟送給禾箏的房產。

禾箏不是冤大頭,沒有必要為了骨氣和面子凈身出戶,在她選擇嫁給季平舟那天起,就已經成為眾人的笑柄了。

何況這三年間,她盡職盡責,履行了做為一個妻子該做的所有,倒是季平舟,冷暴力,夜不歸宿,養情人,壞男人該有的樣子他都有。

他如此,也是算準了禾箏不敢怎樣。

畢竟在婚前,是她沒皮沒臉的往他身上貼。

初見面,在派對上,禾箏單獨找到季平舟,自信高傲地告訴他,「季先生,你記住我,我叫方禾箏,以後你一定會喜歡我的。」

燕京城喜歡季平舟的女人太多。

他眼花繚亂,卻從未動心。

也不是初次遇到方禾箏這樣主動獻媚的女人,可她有那樣一張讓人過目不忘的臉,肆意張揚,昂首挺胸地站在他面前,似乎能預見未來。

看着他的眼神和周圍的庸脂俗粉都不同。

儘管如此,季平舟卻仍掛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波瀾不驚地問:「你就是方家的私生女?」

方禾箏點頭。

季平舟又淡笑,誇讚她也諷刺她,「禾箏小姐,你很漂亮,但我不會娶一個私生女。」

從一開始。

他就瞧不起名不正言不順的方禾箏,這份輕蔑日積月累,浸泡在他們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里,所以在他眼裡,方禾箏從來就不配做他的妻子,就連床伴她都不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