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別兩寬:前夫,輕點追》[一別兩寬:前夫,輕點追] - 第4章 禾箏小姐,你很漂亮

第4章 禾箏小姐,你很漂亮

一天一夜過去。

禾箏有三年沒有休息的這麼足過,醒來時昏天黑地,恍恍惚惚不知自己身處何地,彷彿昨晚向季平舟提離婚,只是一場夢。

鬢角浸滿了冷汗,禾箏躺的骨頭酥軟,眼前發黑。

她在季平舟身邊這三年簡直是折了三十年的壽命,身體一天比一天差,昨天給他那位病秧子姐姐輸完血,竟然直接暈了過去。

儘管如此,還是沒換來那位的一句慰問。

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倒不覺得悲傷。

洗漱完。

禾箏看着鏡子里憔悴的自己,哪裡還有半點過往的痕迹。

好在,從今以後,她再也用不着伺候那位太子爺了。

夜色將至,禾箏邊換衣服邊打電話,清清嗓,她用乾澀的嗓子發聲,「喬兒,是我。」

電話那端的人並不稀奇,打了個瞌睡,直截了當地問:「又要讓我給你家舟舟買什麼好東西送過去啊?」

禾箏沒忍住翻了個白眼。

在朋友眼裡,她就是以季平舟為中心點的圓,什麼事都是先為他考慮,為他着想,替他辦。

喬兒又問,「到底要什麼啊。」

「我不會再給他買東西,要買只有等他死的時候,買骨灰盒。」

話落,電話里靜止了半分鐘。

喬兒晃晃腦袋。

把幻覺晃走。

她一字一頓的:「方禾箏,你是方禾箏嗎?你跟季平舟吵架了?」

不可能啊。

禾箏多乖。

在季平舟面前尤其乖,乖到大氣不敢吱一聲,乖到親眼看着他跟別的女人親親我我還能笑顏以對,這三年日復一日像丫鬟似的伺候着他。

<

猜你喜歡